算命后不能随便和人说

发布时间:2019-01-10 17:19:22


    算命,不能随便

    每天读点独家签约作者:红尘飘过沧海|

    宋林扛着刀威风凛凛的地出了家门,今天是他跟平侯府小候爷王天宁约好决斗的日子。

    十几天前城里来了一个戏班,这个戏班的表演非常出彩,尤其是名叫黛燕的头角,不但有倾城的容貌,唱起戏来宛如莺啼,台上的动作也干净利落。

    每次戏班开唱,台下都是人山人海。只要黛燕一登台,定会引来如潮般的掌声和尖叫声,尤其是那些血气的纨绔子弟,个个变得像是多长时间没吃过肉的狼一样,眼睛盯在黛燕身上再也挪不开了,这其中就包括宋林。

    这天戏班表演结束后,宋林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悸动,决定到后台对黛燕一表倾心。可是当他到了台后,却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平侯府的小候爷王天宁正缠着黛燕说些污言浪语。

    “小天仙,只要你从了本少爷,包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黛燕灵巧地躲开了王天宁贪婪的手爪,说道:“草民只是一个走卖唱的贫贱女子,怎敢奢望小候爷的垂怜。”

    “小心肝你就不要躲了,魂都被你勾去了。”王天宁边说边张开双手向黛燕扑去。

    黛燕已经被王天宁逼到了角落里,宋林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喊一声冲了进来。

    “王天宁,光天化竟敢做如此龌龊的事情!”

    王天宁见好事被人冲破,气也不打一处来,怒道:“宋林你算个东西,也敢管小候爷事情。”

    宋林见缩在墙角里的黛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豪情万丈:“这件事本公子管定了。”

    王天宁平时嚣张惯了,头一次有人敢这么顶撞他。

    “好啊,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家可有朝廷加封的世袭爵位,你爹不就是南平巡抚,一个区区二品官吗,我要弄死你就像踩死只蚂蚁一样容易。”王天宁气急败坏的样子。

    宋林冷笑一声说道:“小候爷你可别忘了,我爹这个巡抚可有监管你们平侯府的职责。”

    宋林这句话切中要害,王天宁一下熄了火。

    朝廷为嘉奖有之人,尤其是在开国之初,封赏了很多王侯爵位,这些爵位都是世袭的。朝廷担心时间长了,这些位高权重的人难免不生祸心,就给了在王侯封地执掌行政的官员一项特殊权限,就是监管这些王侯,以免生乱。

    王天宁的太爷曾是位战卓著的将军,在开国时立下过汗马劳,这才被太祖皇帝加封了平侯。

    如今爵位传到了王天宁父亲,王丰的头上。王丰是个有野心的人,一个家传的侯爵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了,他有更大的抱负。王丰比较强势,前几任南平巡抚不是被他拉拢,就是被他挤兑走人,他在南平说一不二。

    直到去年宋林的父亲上任后,这种情况有了转变,宋林的父亲软硬不吃,处处跟王丰对着干。年初时因为平侯府私自的事,双方的矛盾更是激化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时后台已经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城中两大公子打架,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劲爆的场面谁都不想错过,简直比唱戏还有。

    如今王天宁被宋林压了一头,他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面子。

    王天宁一更脖骂道:“今天这事本少爷跟你没完。”

    “好啊,你说怎么个没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宋林也是寸步不让。

    “我,我,”王天宁被宋林将了一军,一时不知该说了。

    “如果你有胆子的话,我们就来场男人间的一对一决斗怎么样!”宋林的气势越来越盛。

    王天宁一听更没话说了,他从小就娇生惯养,又纵欲过度,身子骨不行。而且他听说宋林可是学过武的,要是跟他决斗,绝没自己好吃。

    这时周围的人群不断发出起哄的,人们平时都看不惯王天宁飞扬跋扈的作风,都想借此机会出口恶气。

    王天宁此刻就感觉像是被架在火堆上烤一样,他看了看角落里的黛燕,一狠心说道:“决斗就决斗,谁怕谁啊。不过今天不行,我早晨没吃饱,明,不,后天我们再决斗。”

    “好,后天我们还在此地,决一胜负。”

    王天宁在一片哄笑声中跑掉了,宋林则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

    今天到了决斗的日子,宋林扛着刀前去应战,其实他也不敢真的把王天宁给劈了,顶多也就是暴揍一顿,无非是想借助这把刀增加一些气势,更主要的是想引起黛燕的注意。

    这些天正好赶上宋林的父亲去京城办事,不然也不会由着他这么胡闹的。

    宋林刚拐过一个街口,突然听到了一个:“宋公子留步。”

    宋林寻声望去,看见了蹲在墙根下的程瞎子。

    程瞎子并不是完全瞎,有一只眼睛勉强能看见跟前的东西。

    宋林从怀中掏出一块银子扔了过去。

    程瞎子无亲无故,孤身一人,平时在街上摆个算卦摊子,但他的卦很少算准,大多都靠别人的施舍度日。

    宋林每次见到程瞎子多少都会施舍一些,他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但心地还是不错的。

    程瞎子捡起地上的银子问道:“宋公子这是要去干?”

    “我要去教训王天宁那个王八蛋。”

    “时间尚早,不如老朽给公子算上一卦如何?”

    宋林一听就乐了:“瞎子你跟我开玩笑,还好在我面前说算卦,你忘了前几天被王婆挠了个满脸花的事情了吧!”

    程瞎子一听脸上的肉不禁颤了一下,前不久王婆找程瞎子算卦,看她儿媳妇时候能给她生个大胖孙子。程瞎子摇头晃脑了一阵之后,说让她的儿媳去附近的一座庙里上香祈愿,今年保证能怀上大胖小子。可是没成想,王婆的儿媳去烧了几次香后,孩子还不知怀没怀上,却跟着庙里的和尚跑了。

    王婆大怒之下,把这一切都归罪到了程瞎子头上,连咬带挠,把程瞎子弄了个惨不忍睹,程瞎子吓得好几天没敢出门。

    “其实老朽的卦还是很准的,我承认之前很多卦都是瞎蒙的,这是因为道破天机是要折阳寿的,不过为了公子我宁愿折些寿命。”程瞎子一脸认真地说道。

    宋林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掏出一块银子扔了过去,说道:“瞎子我没工夫听你瞎扯,要是去晚了,王天宁那小子该说我胆小了。”

    说完宋林迈步向前走去。

    “宋公子你几天前是不是偷看赵家小姐洗澡了?”

    宋林听完就是一惊,几天前他去赵府玩耍,不小心进入了内宅,听见有人洗澡的,是从赵家小姐的房中传出来的。

    赵家小姐长的娇媚可人,也算是一个美人了,宋林一时心神荡漾,就产生了偷看的想法。但他及时清醒了过来,并没有这么做,快速离开了。

    如果宋林真的偷看了,他也不会这么吃惊了,这个瞎子难道能看穿他的内心不成?

    宋林迟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和王天宁的决斗。

    程瞎子的又响了起来:“公子十岁的时候是不是掉进了一口井里,昏迷了三天三夜才被救活?”

    宋林一下僵在了原地,这件事他都快忘了,那时他家还在塞北,这个瞎子是怎么的?

    宋林无法保持镇静了,他几步来到程瞎子跟前,蹲下去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的?”

    程瞎子呵呵一笑说道:“我已经说了,老朽的卦是很准的。”

    “你还些?”宋林不敢小看这个瞎子了。

    程瞎子道:“我已经为宋公子卜了一卦,我劝公子今天的决斗不要去。”

    “为?”

    “因为公子会输,而且会被王天宁打断一条腿。”

    宋林要不是已经见识过了程瞎子的本事,听了这句话肯定会大笑起来。他曾经跟明威镖局的总镖师学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他吃不了那份苦半途放弃了,但他自信对付王天宁那个浪荡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程瞎子咂了咂嘴,又说道:“公子你的命相太差了。”

    又是一句听上去不的话,王天宁的父亲贵为一方封疆大吏,他平时吃喝不愁,逍遥快活,要说他的命不好,恐怕天下没几个命好的了。

    “此话怎讲?”宋林不解的问道。

    “公子家很快就会家道中落,你不到三十岁就会因饥困交迫而死。”

    宋林终于听不下去了:“你个死瞎子不要胡说八道了。”

    宋林站起身就走,可是刚走了两步又心虚的返了回来。

    “你说的都是真的?”

    程瞎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该怎么办?”

    “老朽可以为公子改命。”

    “改命!”

    都说人的命运是生来注定的,程瞎子的话说得太大了。

    程瞎子没有理会宋林吃惊的表情,问道:“公子可城西有座土地庙?”

    宋林点了点头,不过那座土地庙早已荒废了。

    程瞎子继续说道:“那公子可土地庙前有一条路?”

    宋林摇了摇头,这个他可就不了,他去年才跟随父亲来的南平。

    程瞎子道:“那里原本是有条路的,不过现在荒草丛生,已经没有活人在那走了。”

    宋林身上不由得冒起了一股凉气,不知程瞎子为要强调活人两个字。

    程瞎子继续道:“那里其实是一条阴阳路。”

    宋林彻底被震惊了,他有些排斥的问道:“这跟命数有关系吗?”

    程瞎子道:“明天午时会有一个阴差在那里经过,只要见到他你悲惨的命数就会改变。”

    “我要真见到了阴差,他还不直接把我带走?我说瞎子你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宋林没好气地说道。

    “改变命数这种事,不冒点险怎会轻易办到。”

    “我到底要怎么做,总不会跑到阴差跟前,跪在地上求他吧?”

    程瞎子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但不用求他,还要坑他一把。”

    宋林嘴都气歪了,这个瞎子说的越来越不了,这不是找死吗!

    “明天午时前你把这坛酒打开封,放到土地庙前的阴阳路上去。”

    宋林这才注意到程瞎子身边放着一个不起眼的坛子。

    “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会,放好后你在旁边找个地方躲起来,看到坛子里的酒被喝光后,把这里面的液体抹在眼睛上。”

    程瞎子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交到了宋林手中。

    “然后呢?”

    “然后按着你的心意行事就可以了,老朽能说的也就这些了。”

    这时宋林才注意到程瞎子的表情有些吃力,整个人的状态给人感觉不是很好。

    程瞎子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又脏又破的锦囊递给宋林说:“如遇到迫不得已的情况,可打开此锦囊。”

    宋林把锦囊拿在手里还在端详,突然发现程瞎子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宋林把手伸到程瞎子鼻下一试,发现他竟然断了气。

    开始宋林对程瞎子的话还有些怀疑,现在他不得不信了,程瞎子的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第二天宋林按时来到了土地庙前,此时充足,但四周却阴风阵阵,宋林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恐惧。

    马上就午时了,宋林把程瞎子给他的那坛酒放在了杂草乱石相间的小路上,然后打开了泥封。

    酒坛被打开的瞬间,一股沁人心肺的酒香涌进了宋林的鼻孔。

    天下知名的美酒,宋林不说尝了个遍也差不多了,但从来没见过这么香的酒。即便是天上的神仙闻到,恐怕也会忍不住跑下界来。

    宋林顿时在酒香中,他恨不得马上抱起酒坛痛饮一番。

    就在宋林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向酒坛伸去时,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几乎让人窒息的寒气向他涌来。宋林一下清醒过来,想起了程瞎子的话,急忙躲到了路旁一块大后面。

    宋林感觉周围的寒气越来越重,他强定心神躲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就在这时宋林突然看见了诡异的一幕,那个坛子从地面升了起来,然后歪斜,里面的酒流了出来,但流出来的酒并没有洒在地上,而是凭空消失了,就像是有个人把酒喝光了一样。

    就在宋林目瞪口呆的时候,已经空了的酒坛突然掉在地上摔裂了。

    宋林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急忙拿出程瞎子给他的那个小瓷瓶,打开后倒出了里面的液体,涂在了眼睛上。

    等宋林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立马被吓傻了,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惊悚的画面。

    就见在那条所谓的阴阳路上,一个面色铁灰,身穿青衣的人,倒在路上呼呼大睡,他应该就是刚才喝酒的那个人,也就是程瞎子说的阴差。

    更可怕的是这个阴差手里牵着一条长长的锁链,在锁链上锁着十多个阴气森森的厉鬼。

    所谓厉鬼就是那些怨气缠身,死后不愿入轮回的鬼魂,多数都是非自然死亡的冤魂。这些冤魂在人世留恋的越久,怨力越强,形态也会发生变化。

    锁在前面的几个厉鬼,都是青面獠牙,一副让人魂飞魄散的样子。

    宋林简直是肝胆欲裂,就在他准备拔腿逃跑时,锁链的那个鬼魂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厉鬼不同于其他厉鬼,应该是刚离世不久,还保留着本来的面貌。这个厉鬼是个女的,白衣飘飘,宛如仙子。

    宋林这个时候可没心思雪月,他之所以停住脚步,是因为这个女鬼他认识,正是让他魂牵梦绕的黛燕。

    这是怎么回事?前天黛燕还在台上活蹦乱跳的唱戏呢,今天怎么就成了厉鬼了?再说也没听说黛燕死了的消息啊。

    此刻不容宋林多想,黛燕突然向这边望来,眼中似乎有无尽的乞求和哀伤。

    宋林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脑中突然想起了程瞎子的话,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

    宋林又想起了那天在黛燕跟前的万丈豪情,不由得站起身向她走去。

    那些青面獠牙的厉鬼,或张牙或舞爪,恨不得把宋林生吞活剥了一般。

    好在这些厉鬼被锁着,动弹不得。宋林心惊胆战的来到了黛燕跟前。

    “公子救我,我是冤死的。”黛燕急不可耐地说道。

    “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死了?”宋林小心的问道,虽然他对黛燕一片倾心,可面前的毕竟是她的鬼魂。

    黛燕急道:“我现在也解释不清楚,公子还是先把我救出去,要是一会阴差醒过来,我们都逃不掉了。”

    “我怎么救你?”

    “阴差身上有钥匙,你拿过来打开绑在我身上的锁链就行了。”

    宋林来到阴差跟前,发现在他的腰上果然挂着一把钥匙。

    宋林壮着胆子伸手去摘钥匙,可是他的手刚碰到钥匙的瞬间,一股几乎将他冻僵的寒气,波涛汹涌般涌入了他体内。

    宋林没有退缩,顶着巨大压力把钥匙拿到了手中。

    宋林打开了黛燕身上的锁链,其他厉鬼见状,纷纷向宋林投来了乞求的目光。不过宋林还记得这些厉鬼刚才要把他咬烂撕碎的模样,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就在宋林要把钥匙放回阴差身上时,阴差突然翻了个身,吓得他拔腿就跑,黛燕也紧随其后。

    跑出阴差的灵力范围后,宋林手中的钥匙突然不见了。他没有注意到,那把钥匙化为了一缕淡青色的气体钻入了他体内。

    在回城的路上,黛燕跟宋林讲了她的遭遇。

    黛燕说前天夜里,她刚准备熄灯休息,突然看见一团黑雾向她袭来,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当黛燕醒过来的时候,她惊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了鬼魂,她的身体正安静地躺在床上。

    黛燕不顾一切向她的身体扑去,她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可是就在这时,她看到了让鬼都害怕的事情,她的身体竟然起来了。

    黛燕这才她的身体被别人夺了去,她更加疯狂了,一次又一次向她的身体冲入,可是每次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她的灵魂和身体之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壁。

    黛燕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她憎恨夺去她身体的那个东西,可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东西操纵她的身体而无计可施。

    黛燕的魂魄没有按时入轮回,结果被阴差捉住了,走上了前往阴间的阴阳路。就在黛燕以为她这辈子注定成为一个冤死鬼的时候,宋林突然出现了,并从阴差手中救了她。

    要是放在以前宋林听了这些话,一定认为是天方夜谭,但有了这两天的经历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宋林向黛燕保证一定查明,帮她夺回身体,让她重生。

    宋林走在路上感觉体内越来越冷,他也没多想,认为是身边有一个鬼的缘故。

    宋林没想到他会和一个鬼同行,这种事想想就够吓人的。好在除了宋林,别人看不见黛燕的存在。

    进城后宋林和黛燕正往前走着,突然一个身影跳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个缩头乌龟,总算让小爷逮到了。”

    宋林一看挡路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天宁。

    王天宁气焰嚣张的质问道:“你昨天为没按时赴约,害小爷苦等了半天,是不是怕了?”

    有美女在身旁,宋林当然不能示弱了:“呸,本公子会怕了你,昨天有事耽搁了。”

    “好,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决斗也不迟,敢不敢跟小爷一战?”

    宋林不知王天宁哪来的这么大勇气,道:“打就打,我能怕你?”

    宋林话音刚落,王天宁已经冲了过来,举起拳头就打。

    拳未到风先至,宋林惊讶王天宁瘦弱的身体里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

    宋林将将躲开,还没收好身子,的拳头又到了,宋林勉强躲过这一拳,身子却险些倒在地上。

    王天宁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猛,宋林只有躲闪之,没有还手之力。

    王天宁狞笑道:“你小子再狂啊,看小爷今天不把你废了。”

    就在宋林堪堪不支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一个:“公子不要怕,我来帮你。”

    说话的是黛燕的魂魄,只有宋林一个人能听见。

    宋林顿时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包裹起来,这股力量完美地跟宋林结合在一起,轻巧地躲开了王天宁的猛烈攻击。

    黛燕就像是宋林的一样,随着他翩翩舞动,宋林的动作变得流畅凌厉起来,很快占得了上风。

    双方的形势突转急变,王天宁被宋林打了个鼻青脸肿,落荒而逃。

    宋林得意地冲着王天宁的背影叫骂起来,就在这时他家管家一路小跑过来。

    “少爷你让我这通找,快回去吧,老爷从京城回来了。”

    王天宁一回到府中,就气急败坏喊道:“风先生,风先生。”

    王天宁口中的风先生是平侯府的门客,是个有些本领的术士。

    王天宁从下人口中得知风先生在厅房跟他父亲议事,不顾阻拦,硬是闯了进去。

    “风先生你把我坑的好苦啊。”一进门王天宁就叫嚷道。

    “放肆,不得对风先生无理。”王天宁的父亲王丰坐在那里呵斥道。

    风先生四十多岁,胸前飘着长须,精神气十足,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他看见王天宁的狼狈像,惊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小候爷你如何弄的如此狼狈?”

    “你还问,你不是说我可以轻松收拾宋林吗,结果却被他收拾成了这副模样。”

    风先生面露疑色,冲王天宁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抓的动作,然后往回一带,就见一个形状像熊的虚影从王天宁的体内被拽了出来。

    风先生观察了一会,一挥手,这个像熊的虚影飞入了他怀中的一个袋子中。

    “连熊灵都受伤了,看来是我小看这个宋家小子了。”

    王天宁不地说道:“早知这样你就应该弄一只力强的灵体帮我,据我所知这只熊灵你养了还没多久,力太弱了。”

    “小候爷,你体质弱,身体承受不住力过强的灵体,就是这只熊灵还被我封印了一半力量呢。”

    “你,你这是在讽刺我没用吗!”王天宁感觉自尊受到了羞辱。

    “滚出去,我和风先生还有要事商量。”王丰一拍桌子吼道。

    王天宁对他爹还是有几分怕意的,见王丰动了真气,不敢再说了,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欺人太甚,宋远这个老匹夫处处跟本侯做对,如今他儿子又把我儿子给打了,这口恶气不出我誓不为人。”

    风先生在一旁安慰道:“侯爷不要动怒,明天就是宋远的死期。”

    “风先生你的计划不会出差错吧?”

    风先生嘿嘿一笑道:“侯爷不必担心,明天是宋远的寿日,他酷爱听戏,前不久进城的那个戏班子明天会去宋府给他祝寿。戏班里的头角已经被我夺了体,现在她体内是我手中力最强的一只狼灵,明天宋远必死无疑。”

    “好!只要除掉宋远这颗眼中钉,何愁我大事不成。”

    深夜时分,宋林和黛燕的魂魄偷偷进入了戏班的住地。

    宋林趴在窗外看了看屋内对镜梳妆的黛燕,又看了看他旁边黛燕的魂魄,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

    这时屋内的黛燕突然向窗户这边转过头来,眼中放出两道精光。

    宋林一惊,暗道不好,被发现了。

    宋林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屋内的黛燕已经破窗而出,伸手向他抓来。还好黛燕的魂魄反应灵敏,向后飘去,同时一股力量将宋林环绕,一人一鬼宛如一体。

    几个照面下来,宋林自己不是对手,即使有黛燕魂魄的帮助,黛燕体内的东西异常凶猛。

    一人一鬼退了出来,假黛燕并没有对他们穷追猛打。

    回到家中已经是半夜了,宋林在黛燕的帮助下,飞檐走壁回到了房中。

    今晚他们是去探一下底,结果发现就算他俩联手也无济于事。

    宋林突然想起了程瞎子临死前给他的那个锦囊,现在应该算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了,黛燕的魂魄跟她本体分开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还魂。

    宋林拿出那个破旧的锦囊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几个字,宋林看了惊得说不出话。(

    抢先看更多精彩情节,到各大应用,到,搜每天读点,或加收看

关键字:算命,不能随便,算命后不能随便和人说,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25岁,梦到算命先生说母亲活不了多久了,梦见算命先生说我只能活两个月了,几个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二十,算命先生说活到60岁,梦见算命先生说我活不了多久,梦见自己被算命先生说还能活10年







上一篇:姓名算命测财

下一篇:男人手掌纹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