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骨算命 生

发布时间:2019-01-09 17:46:30

    生辰八字,称骨算命,算命

    算命爷爷为化解我天生克母之命,不惜为我附上阴阳眼!


    我叫佐三。从小在偏远山村里。

    即使我对自己这个贼的名儿很不爽,可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选择接受它。

    说起这个名儿是谁起的?还得承蒙我这老迷信、喜欢给人算命的爷爷厚爱,他掐指一算,得!就这个了!

    说我命硬!硬到可以克死亲生父母。说我来这世上,就是讨债的!

    按照他的说法,我命格为六,大凶,唯有减半才能保父母遇凶化夷,为此爷爷不但给我强行改了命理,还为我取名三。

    即使是这样,爷爷说我在成家之前,也不能和父母住在一起,虽然命格改变,不至于克死父母,但是却能克制他们的时运。

    爷爷这么说,我父母也毫无意见,他们对爷爷那是相当信服。

    所以从小我就跟着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就连小时候我妈喂奶的时候,也都是匆匆来,匆匆去。

    爷爷从不让她多待一会儿。

    这是其一,其二是因为爷爷给我强行改命,我竟阴差阳错地生出了一双阴阳眼,也正是因为这双阴阳眼,让我走向了一条和常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众所这阴阳眼能见鬼,我第一次见鬼,是在九岁的时候,而且这一见还不止一个!这是我小时候的真实经历。

    我仍然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北方的冬天不比南方,这北风刮起来夹杂着雪花,就跟刀片儿一样,吹在人脸上扎心的疼。

    那时候儿刚过完年,爷爷奶奶骑着三轮车带着我去走亲戚,晚上回来的有些晚,刚骑车到村头的时候,突然碰到了村里的老光棍:强子。

    他一见到我爷爷就上前打招呼,说是过年了,说也要去我家里蹭顿饭吃,给我家增增喜气。

    强子虽是光棍,好吃懒做,但其实人品也不坏,不会有花花肠子,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又逢年,所以爷爷奶奶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只是我发现这个强哥和原来略有不同,眼神中时隐时现着一种恶毒的神色,特别是看向我爷爷和时候。

    而且,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脸上有一层淡淡的鳞片,好像……好似是和蛇身上的鳞片差不多!

    这一现象,顿时把我吓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强哥怎么了?脸上怎么有蛇皮上的鳞片?

    虽然害怕,但是那个年纪更多的是好奇,所以我壮着胆子,想仔细看看,却发现强哥脸上起了一层白雾,弄都看不清。

    我当时就想把我看到的告诉爷爷和奶奶,但是强哥一直骑着他的自行车跟在我们后面,我又不敢说话。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们骑车进了院子,因为强哥跟在后面,所以大门就给他留着,可是强哥骑到大门外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直接骑进来,而是看着我爷爷奶奶问道:

    “叔,婶,你们能让我进去吗?”

    强哥这一句话奇怪的话,让爷爷奶奶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这门就是给你开着呢,之前都说好了让你来了,怎么现在进来还得?

    我爷爷刚想说话,我忙跑过去,一把拉住了爷爷的手腕,在他耳朵上跟他说了我之前所看到的。

    爷爷听到话之后,脸色当场就变了,赶忙让奶奶把我带进屋里去,关上门,别出来。

    之后我便听到了爷爷在院子杀公鸡的,院子的大黄狗也是一直叫个不停,而且叫声和平常不一样,急促并且有些发狂。

    我当时心里还奇怪呢,这公鸡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就养着,一直给家里打鸣,爷爷从不舍得杀,玉米康谷伺候着,今天是咋了?说杀就杀?

    不会是因为强哥吧?

    在屋里的奶奶也不让我多问,只听见屋子外面刮起了大风,风中带着极为吓人的嘶吼声,不光是屋子前面,在后窗不时也有一道道黑影飘过,吓得在屋子里和奶奶都慌了神。

    过了一会儿,爷爷满身是血的从院子里跑了进来。

    一进屋就对奶奶大声道:

    “你赶紧让三儿躲到被窝里去,那强子让蛇精给上身了,它现在来找咱报复!”

    奶奶听到爷爷的话,忙把我抱上了炕,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硬是把我塞进了棉被里,只留一道缝儿让我喘气。

    “三儿,你听着,今天晚上你就在被窝里睡觉,千万别出来,不管是听到谁叫你,都千万不能答应!!哪怕是爷爷我叫你,你也不能答应,听到了没?!千万记住了!”爷爷在炕头上对我喊道。

    我忙在被窝里点头答应:

    “听到了。”

    我当时心里也是害怕极了,因为我听到爷爷口中所说是那长虫精来报复,顿时吓得全身发抖。

    蒙着头在被窝里,眼睛都不敢睁开。

    我在被窝也也听到了奶奶一直在屋里里数落爷爷:

    “我说让你别多管闲事,之前那条长虫杀不得,你不听,现在好了,那长虫精带着一群脏东西找上门来了,前屋后屋都有,我看你……”

    “现在你说这些还有用?快去把咱外屋的菩萨请进来。”我爷爷对奶奶说道。

    之后,屋子里便平静了下来。

    时间过去不久,我便听到了有人在叫,先是我不熟悉的人叫我,然后就是强哥的,再然后竟然有我父母的……

    “三儿,三儿,是我,三儿……”

    一晚上,我都是在各种叫中度过,这种叫,有时候听起来隔着很远,有时候却又感觉很近,就好像在炕头边上。

    虽然心里怕的要命,但是我却听了爷爷的话,不管是谁叫,都没有答应。

    一直到了第二天一早,满身是血的爷爷把棉被掀开,抱起了还窝在里面的我。

    他抱起我,话也没有说,带着我就往外走,我看爷爷满身是血,忍不住我问道:

    “爷爷,你怎么了?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

    “都是鸡血,没事。”爷爷说了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说话。

    之后,我听爷爷说,才为那附在强哥身上的蛇精,进我们家门之前要征求我们的同意。

    因为爷爷家门上贴着两张门神,而且外屋还供着一尊菩萨,要是没有主人的答应,它们那些脏东西想进来,门神和菩萨这一关它们也过不了。

    这也是我大难不死的原因,也可以说,是爷爷的老迷信,救了我们一家人。

    从家里出来之后,爷爷直接带着我去了村子附近的一个道观里,我留在大厅,爷爷和道观里面的一个老道士在屋里谈了许久,才相继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老道士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递给我一张纸笔,让我拿着笔,在这张纸上面随便写个字,我当时想都没想,拿起笔就在那张纸上写了一个“一”。

    因为“一”这个字最简单,也写。

    那个老道士对着我写的这个字看了半天,面色沉重,很久没有答话。

    我爷爷心急如焚,就着急道:

    “道长,是好是坏您倒是给句话呀。”老道士叹了口气,对我爷爷说道:

    “老弟啊,兄弟我跟你说实话,你这孙子恐有大祸临头,这个“一”字,是生字的一笔,也是死字的第一笔。是生末,也是死初。大凶之兆,九死一生!”

    我爷爷听到那老道士的话以后,吓得直接就给那老道士跪下了:

    “道长,你一定要救救我这个孙子,我家里就他一个独苗,一定要保住啊。”

    老道长先先是把我爷爷从地上扶了起来,犹豫了半天,才对我爷爷说道:

    “老弟,那蛇精已有数百年道行,且你孙子天生阴阳眼,所以天道不涉,它昨天没有得逞,今晚乃阴日,势必还会卷土重来,总躲在家里绝对不是个办法,要想救你这孙子,只有一个办法……”

    “办法?”我爷爷忙开口问道。

    老道长说:

    “给你孙子娶个女鬼媳妇!”

    我爷爷听了老道长这句话之后,刚开始是吃惊和蒙圈,但是无奈之下,还是同意了老道长的这个法子。

    我当时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听得懂那老道士话中的。

    让我娶个鬼媳妇?那不是要命吗?都不用那蛇精来找我了,让鬼吓都吓死了,我当时就立刻表示出了不满和。

    态度十分坚决,自己绝对不会娶一个女鬼当媳妇,至死不渝。

    我这种至死不渝地坚决态度,最终在爷爷的两块儿下,妥协了。

    “爷爷,你得给我找个好看的鬼媳妇。”我拿着对爷爷说道。

    我当时想找个好看的可不是为了面子,那时候懂啥?只是怕难看的鬼吓到自己而已。

    “好好好,爷爷一定给你找个好看的。”爷爷一口答应我。

    从道观里出来之后,爷爷二话没说,回到家拿上钱,带着我去了城里的墓地。

    在城里的墓地里,爷爷带着我挨个墓地找,看到年轻未嫁女孩的坟墓,就在人家的墓碑前点上了三根香。

    之后便对着墓碑念念有词:

    “姑娘,老头我叫佐又名,这是我孙子佐三儿,五行属金土,八字为:、丙申、庚辰、庚辰。天生有一双阴阳眼,今天我厚着老脸特意来此,就是想与姑娘你共结阴阳之姻,你保我孙子,我佐家一定世代供奉,绝不怠慢。”

    我爷爷说着,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镯,放在了那个墓碑前面的地上,接着说道:

    “姑娘,这玉镯算是彩礼,你要是答应,就收下吧。”

    我也爷爷站在这个墓碑前等了很久,直到那三根香烧完,两短一长,就是人家不同意嫁给我,爷爷只好摇着头把玉镯收了起来,继续找下一个。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又上了爷爷的当,他这不是在给我挑鬼媳妇,而是那些鬼媳妇在挑我……

    接下来,爷爷连着带着我去了好几个未婚先亡的女孩儿墓前,得到了统一的回答,不愿意。

    一直找到天暗了下来,爷爷也没有帮我找到一个愿意嫁给鬼媳妇,我有些自卑地问爷爷,是不是因为长得不好看,连鬼都不愿意嫁给我?

    爷爷连忙摇头,对我说道:

    “不是因为这个,这还没有投胎的鬼巴不得自己结冥婚,嫁给活人,受人供奉,的原因就是那条活了几百年的长虫精,连它们也惹不起。”

    即使是这样,爷爷依旧不想放弃,带着我继续一个个地找。

    一直到天彻底暗了下来,爷爷心里也急了,要是再晚上点之前,给我找不到鬼媳妇,命可就保不住了。

    因为心里着急,走在我前面的爷爷也没看路,不脚下被东西给拌了一下,直接摔在了地上。

    那只手镯也从爷爷的手里滚了出起,在前面的一个小土堆旁停了下来。

    爷爷见此,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刚想把玉镯从那小土堆里捡起来,没想到那玉镯自己一下子消失了……

    我当时还以为自己花了眼,揉搓了双眼,再次看了过去,依旧没有看到那只玉镯。

    看向爷爷,发现他之前一直阴沉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了一丝喜色。

    “姑娘,你收下那只玉镯,是打算嫁给我这个孙子了?”我爷爷看着那个土堆语气有些激动地问道。

    没有鬼说话,只有一阵风吹过,围在我身边转了三圈。

    爷爷见此,大喜,把我一把拉过来说道:

    “三儿,快给这位姑娘,不对,快给你未来的媳妇儿磕个头,说声谢谢,人家答应了!!”

    我从小就听爷爷的话,见爷爷这么说,刚想跪下,只感觉身前突然多出了一阵劲风,把我半跪下去的身躯,给扶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极为悦耳,如同银铃般的女声在四周响起: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岂能跪妻之?我既许为君家之妻,则必护君安,无须如此。”

    听到这突然间不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当时吓了一跳,心想这就是鬼在说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好听。

    不过她说的话,怎么好像和我们说的有些不太一样?

    我爷爷听到之后,也是楞了,听这个女鬼说话的语气,不像是现代人啊。

    “请问,姑娘瘁于何年?”爷爷问道。

    那个悦耳的再次传来:

    “唐贞观二十年,六月……”

    爷爷听后傻眼了,我也傻眼了,我爷爷傻眼的原因是,他帮我找了一个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女鬼媳妇。

    而我傻眼的原因则是,突然发现爷爷今天给那两块儿大白兔让我给弄丢了一块……

    在我小时候,一块儿大白兔那可是奢侈品零食。

    也就在这个期间,突然间这墓地里毫无预兆地起了一阵大风,天空也阴沉了下来,黑云满布,遮住了皓月,遮住了星辰,同时也遮住了我和爷爷的双眼。

    爷爷看到这种情况,忙把我整个儿都抱了起来,在爷爷怀里我感觉他把我抱得很紧,让我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昏暗中,我抬头,看到对面的墓地旁不时候多出了一个女人,朝着我和爷爷这边走了过来。

    不为,我感觉那个女人走路的样子十分别扭和怪异,走一步,扭两下,到她直接躺在了地上,身子佐右扭摆着朝着我和爷爷这边靠了过来!

    就好像是一条蛇在地上爬!

    我见此,吓得差点儿尿裤子里,忙对爷爷喊道:

    “爷爷,那蛇精在你后面!”

    爷爷听到话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他全身一颤!没等他回头,我便听到了之前那个和我爷爷说话的女鬼开口了。

    她开口只说了一个字,却让我记忆深刻。

    “滚!”那个女鬼的从四面八方传出来。

    而那条能呼风唤雨,闹的我全家不得的长虫精,再听了那个女鬼的话之后,还真的马上就滚了。

    并且是真真正正地在地上打着滚走的。

    滚的很果断,很彻底……

    从此之后,我对这个我从未见过面的女鬼媳妇,产生了极为崇拜的心理。

    那时候的她在我心中,比葫芦娃还要厉害,葫芦娃打个长虫精还需要七个小兄弟呢!

    而我这个女鬼媳妇,只需要说一个字。

    蛇精滚着走了之后,爷爷对我这个女鬼媳妇千恩万谢,然后拿出了一块儿玉佩,放在那个小土堆上面说道:

    “姑娘,你进来吧。”

    接着我便发现有一道黑影从土堆里出来,钻进了那块儿玉佩里。

    爷爷把这块儿玉佩捡起来之后,便挂在了脖子上,并一脸严肃地对我说道:

    “三儿,这块儿玉佩你可要戴好了,无论时候也不能拿下来,更不能弄丢,听到了没有?”

    我听了爷爷的话,点了点头,嘴上问道:

    “爷爷,我想看看这个鬼媳妇。”

    爷爷对我说道:

    “等你长大了咱们再说。”说着爷爷就带着我朝着墓地外走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对爷爷说,大白兔丢了一块儿。

    爷爷似乎心情很好,听了话之后,哈哈一笑,又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两块儿大白兔递给了我。

    接过爷爷递给大白兔之后,我一直盯着爷爷的口袋想,到底是哆啦梦的口袋厉害,还是爷爷的口袋厉害?

    嗯……应该是爷爷的,哆啦梦的口袋里可没有那么多大白兔。

    走出了墓地,爷爷连夜带我出城,没有先回家,而是带我去了上次去的那个道观里,让那个老道长用竹、蜜蜡、玫瑰金、法体盐、赤鱬鳞,成一种外敷药,封住了阴阳眼。

    从道观回到家之后,爷爷没干,先是找了一块儿上好的木头,刻了一个牌位,供奉在家里外屋的北墙下的桌子上。

    牌位上面写着一个女人的“安如霜”,自此,我才我这个女鬼媳妇叫。

    而且爷爷得知我这个女鬼媳妇的生辰八字之后,直接对着她的牌位规规矩矩地跪下,双膝跪地三次,每都磕三个头,一共给我这个女鬼媳妇磕了九个头。

    脸上的皱纹也都舒展开来,嘴里还一直念叨着:

    “我佐家有福,我这个孙子有福啊……”

    我一直想不明白,爷爷为看了女鬼媳妇的八字之后,竟然给她行如此大礼,每当我问爷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都对我说长大之后再告诉我。

    自那之后,每逢初一十五,爷爷都在那个安如霜的牌位下面点香生蜡,香火一整天都不断,从不有误。

    而我有了这个女鬼媳妇之后,再也没有遇见怪事,和别人一样正常的上学,出去玩,而那条长虫精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不过在我童年中留下深刻印象,并且让我极为好奇和崇拜的那个女鬼媳妇,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只是每当夜声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感觉有个人在身旁一直陪着我,应该是她,也只能是她。

    女鬼媳妇:安如霜。

    所以我对爷爷给那块儿玉佩更加小心了,因为我,她就在里面。

    长大之后,安如霜虽然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是我却感觉她时刻都在身边陪着我,比如小时候在田里遇到野狗,它们看到我之后,个个夹着尾巴就跑。

    再比如我在和人打架的时候,打着打着对方就掉下水道去了……

    只要跟我打架的人,还没打完就得倒霉,不是自己摔地上摔掉牙,就是腿痛肚子痛的要命,正因为这样,我成了我们风云人物,没人敢惹。

    不过我也有烦恼,就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要我想打开岛国看的时候,电脑就会莫名其妙的死机……

    我本以为自己的一生,虽然会有一些,但是也会和别人一样,上学、考试、毕业、工作、平平淡淡、稳稳地度过。

    直到,我十八岁那一年,人生中第三次见了鬼,而且伴随这次见鬼,我也再次见到了我那个九年没见的女鬼媳妇……

    那时候,我上大二,刚考完考试,正逢放暑假,先是去城里看望了一下自己的父母,便和一个村子里的程雷一起坐车回乡下的爷爷奶奶家。

    程雷是同班同学,人高马大的,从小学开始,我俩就是同学,一直到现在的大二,所以感情很深。

    从长途汽车上下来,我和程雷坐在了一辆正好回村的驴车上,赶车的是我爷爷村里的,我不他的,只轮辈分我和程雷都得叫他叔。

    他人很和善热心肠,大老远看到我和程雷就招呼我们上车。

    虽然路不太远,但是搭了这么个顺风车,也是舒服。

    “考试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早去占位子会痛,不占位子会痛,连睡觉也痛;考试是会呼吸的痛,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恨上课睡觉会痛,恨不努力会痛,想抄不能抄最痛……”

    和我一起坐在驴车上的程雷,一边看着白云,一边放嗓高歌。

    “我说雷子,就你那嗓子就别嚎了,给狼省点儿路费吧!”我实在受不了雷子那如狼般的嘶吼声,就如同岸边波涛,一波接着一波,让人防不胜防。

    “三哥,这就是你不懂艺术了,不是我吹,这首歌从我嘴里唱出来,可比原唱好听多了。”雷子看着我一脸得意地说道。

    听了雷子这话,我实在忍不住打击他道:

    “你赶紧拉倒吧,你那还不是吹?要是听到你这句话,估计都能让你气出心脏病来!”

    雷子嘿嘿一笑,问我道:

    “三哥,你这次考试你抄了多少?”

    “没抄,交的白卷。”我如实说道。

    雷子一听我这话,立马兴奋了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我说道:

    “三哥,这次可轮到你垫底了,我还抽空抄了一点儿,不过我忘记写和学号了,那也没事,反正到时候剩下的那张就是。”

    “肯定没事儿,我看到你没写,担心你被骂,所以我就把自己那张白卷写上的你的,一片好意,雷子你可千万别谢哥哥我,我做好事从来不求回报。”我拍了拍雷子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和你拼了!”

    世界上的安慰并不是告诉对方“你以后一定会考好!”,而是苦着脸说“哭个毛线,你看,我成绩比你还惨”。

    或者是,把自己手里的白卷,写上别人的……

    一路上,我和雷子笑笑,一起跟着驴车回到了村子。

    下车之后,我和雷子约定回去明天一起去村前头的河里面抓鱼,这农村里不比城里,没场所,抓鱼掏鸟蛋成了我和雷子从小到大的方式。

    回到家,正在喂鸡的奶奶看到我,地把我迎进了屋子,一连串的嘘寒问暖,我还没等板凳坐热乎,爷爷便把我叫了起来,让我先给我那个女鬼媳妇上香。

    “三儿,下次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给你这个鬼媳妇上炷香,当初人家救了咱爷俩的命,咱做人可不能忘本。”爷爷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道。

    “了,爷爷我以后记住了。”我点头说道,然后规规矩矩地给我这个鬼媳妇上了三炷香。

    爷爷见此微微一笑,忙回头对一旁的奶奶说道:

    “你这老婆子,怎么没点儿眼力劲儿?咱大孙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不去做点儿好的?!”

    晚饭异常丰盛,有鸡有鱼,有青菜,当然少不了我爱吃的腌咸菜和扬子饼。

    正当我准备坐下大吃一顿的时候,院子之外传进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院子里的狗没叫,应该是熟人。

    在我们那,农村没有敲门的习惯,乡里乡亲串门子都是直接进屋。

    “佐叔在家不?”一个女人的从院子里传了进来,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慌乱。

    我爷爷听到,忙从饭桌上站起来,打开屋门迎了出去。

    那个人走进屋子之后,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村里的程木匠的媳妇来了。

    程木匠的媳妇一进屋,就拉着我爷爷的胳膊说道:

    “佐叔,我家里那位出事了,你可得救救他啊!”急得脸都红了,就差掉眼泪了。

    “程木匠出啥事了?你别着急,慢慢说。”我爷爷看到程木匠的媳妇这幅样子,忙劝道。

    “我……我家那位被鬼给上身了!……”程木匠的媳妇看着我爷爷说出这句让我全家都瞠目结舌的话。

    从程木匠媳妇说话的语气中听得出,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你说啥?”爷爷有些吃惊地问道。

    “我家那位他让鬼给上身了,佐叔,你快去看看吧,你要是去晚了,他可就活了不了!”程木匠的媳妇看着我爷爷说道,她的语气中带着焦急、无奈,还有恐惧。

    她之所以来找我爷爷,是因为我爷爷是这一片儿出名的算命先生,十里八乡的哪家生了孩子,都会抱过来让我爷爷给称骨算命,顺便起个小名。

    爷爷从不要钱,只要俩鸡蛋,而且不给还不行。

    所以这程木匠遇到了“鬼上身”,她媳妇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这个会算命的爷爷。

    这“鬼上身”在农村又称为撞客,也就是指身体比较虚弱的人突然用某个已经去世的亲人或者朋友的口吻说话,还能讲出很多别人并不的秘密。

    也有的人是被别的撞客给撞上附身,这种撞客有客死异地附在当地人身上,凡是遇到撞客的主,必受其折磨。

    爷爷听了程木匠媳妇的话之后,也没犹豫,从里屋里拿出一个帆布背包,背在身上就准备和程木匠的媳妇出去。

    我见此,忙站起来叫住了爷爷:

    “爷爷,我也要去。”这鬼上身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过,好奇心驱使着我也想去看看这人被鬼上身之后,到底是个样子。

关键字:生辰八字,称骨算命,算命,称骨算命 生,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娶,为了活命爷爷带我,为了活命我被爷爷冥婚下,为了让我活命爷爷给我娶了个鬼媳妇,逃出绝命镇 爷爷,为了活命爷爷给我找了个鬼媳妇







上一篇:生辰八字算命

下一篇:八字大运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