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是哪八字

发布时间:2019-01-08 15:03:34


    生辰八字,八字

    每天读点作者:谢檀

    本仙子做了二百年月老,向来和善,从未跟人起过争执。

    可近来却跟一个人杠上了。

    那人名叫征子廉,是个书生,常穿一身儒衫在我那月老祠摆摊算卦。

    我见他可怜,也便默许了他。

    按理说他沾了我一份人气儿,本应该感激我。谁知他非但不感激,反倒反客为主,鸠占鹊巢,仗着长了一张好脸跟一条好舌头,竟将月老祠霸占了下来。

    一应香火贡品,金银珠玉没他不收的。

    凡人也是蠢,放着真的月老不拜,竟然全跑去给一个假月老送油水。让他赚得盆满钵满,结果苦了我,几个月没吃到香火,仙体都给饿瘦了。

    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本仙子决定出手收拾他一下。

    这一日天朗气清,桂花飘香。月老祠人山人海。

    一棵桂花树下,征子廉明眸皓齿,白衣飘飘,正坐在摊子后面给人解签。坐他对面儿的姑娘面色绯红地半低着头,时不时抬眼偷瞄他。

    呵。

    就会仗着美色赚钱。

    只可惜本仙子才不吃他这一套,摆出一脸恶相,气势汹汹地走到他摊子前,狠狠地踢了他桌腿一下。

    周围人看我这般凶恶,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倒无半点慌乱,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盯着我,嘴角还带着温和的笑意,“姑娘可是有急事儿要找在下?”

    我没想到他会是这反应,不由地愣了一下。

    片刻才轻咳了一声,调整好状态,将下巴高高抬起以展示自己的不屑,“听说你姻缘算得很准,你有本事给本仙……姑娘算姻缘么?”

    早在来之前我就盘算好了。征子廉虽然是靠脸和嘴赚钱,但相面观气一事上,他多少还算懂点。

    这就好办,若他能看出我身上仙气缭绕,自然不敢给我相算。那我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要他离开月老祠。

    要是他真的有眼无珠看不出来,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稍微麻烦一点,两边儿脸上也都不大好看些。

    我私心里还是想给他留些脸面的,所以盼着他选第一种。

    却不想征子廉不懂好意,气定神闲地往椅背上一靠。

    “那就请姑娘报上生辰八字吧。”

    很好,给脸不要,那我也不用手下留情。

    我随口瞎编了一个。

    他低着头,在红纸上写写算算。

    末了,抬头对我说:“姑娘庚申年生人,是木命,只可惜命中缺水,是枯木,需得从外面招补,所以要找个水命的郎君。不过据我推算姑娘姻缘将至,这是我写的跟姑娘最配的生辰八字,姑娘可以仔细收好,参考着找。”

    说得一脸认真,我要不是月老还真信了。

    只可惜他今天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注定要丢脸了。

    我将字条收好,冷笑着对他说了声多谢。

    翌日。

    我选了个他摊前人最多的时候,将那纸条往桌上重重一拍。

    “你这!算的东西!”

    “原来是这位姑娘。”他将笔轻轻搁下,抬头看着我,依旧是那对儿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可是碰见姻缘了,回来还愿?”

    “你还好意思说!”我见有人看,便清清嗓子,“昨日从你这儿算完出来,我爹便告诉我,说远在庐州的祖母去世,要我到庙里给她守孝三年。那庙里都是尼姑,我又不能出去,哪里来的姻缘?可你昨日却说我姻缘将至,还给我写了这么一个生辰八字,你不是江湖骗子是什么?”

    我自认用尽毕生演技,说得十分动情又有感染力,征子廉也没有否认,一时间周围人议论纷纷。已经有几个有拔腿要走的架势。

    见此情景我十分满意,跟我斗,你怕还少活了几百年。

    “昨日我说姑娘姻缘将至,实际所言非虚。若诚如姑娘所言,需为祖母守孝三年,三年时间,又焉知不会有中意姑娘的人出现?”征子廉缓缓开口,语气不疾不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在我眼里,这不过是他在垂死挣扎罢了。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抱着肩膀不屑地说道,“照你这么说,你是算出这三年中,恰巧会有一个男人出现,恰巧是你写的生辰八字,又恰巧喜欢本姑娘?这也太巧了吧,说出去有人信吗?”

    “自然有人。首先我就相信。”他认真地说道,说着还叹了口气,“而且我不仅相信,我还那人现在就在这里。”

    “呵,好大的本事。”我料定他在虚张声势,说着拿起红纸,高高举起来,“他说那人现在就在这里,这纸上就是那人的生辰八字,大家看看,有一样的么?”

    红纸被后面围观的人一个个传下去,只是每个人都摇摇头。

    我得意地说道:“没有吧?若是你找得到,我今天就当场嫁了!”

    “姑娘此话当真?”

    “当真!”

    “不会反悔?”

    “绝不反悔!”

    “那好,姑娘不用找了。”他双目炯炯,好像就在等我这一句一般,将手上折扇一放,“实不相瞒,那张红纸上写的是生辰八字。我对姑娘一见钟情了。”

    本仙子做了二百年月老,因为法力低微,只交下两个朋友。

    一个是雷公,因为他长得丑。

    一个是扫把星,因为他人倒霉。

    被征子廉了,我心里很郁闷,郁闷之下就想找朋友纾解纾解。

    我先找到了雷公,他虽然丑却是个暖男。

    我问他:“你能帮我劈死一个人么?”

    他十分心痛然后拒绝了我,“不能。”

    我说:“我都被了。神仙,还不够劈得他灰飞烟灭么?”

    他摇摇头,“当年商纣王对女娲娘娘心存不轨,女娲娘娘也没说直接降雷劈他啊。”

    我又说:“那你就不能为我破个例么?”

    他答:“除非你把我跟电母的红线拴在一起。”

    预感到顺着这个话题再谈下去,我们两个的友谊只怕也要灰飞烟灭了。我于是离开去找扫把星。

    扫把星人虽然倒霉,但脑子十分聪明。

    我问他:“你能帮我咒死个人么?”

    他跟雷公一个表情,“不能。”

    我说:“我都被了。神仙,你咒他一下又怎么了?”

    扫把星也一样摇摇头,“你的事情我都了,只是那人近日福星高照鸿运当头,我也动弹他不得。”

    听他这么说,我只能叹了口气,想我堂堂一个神仙,被一个凡人了竟然也只能忍着。

    仙生如此,不如去死。

    兴许是看我太丧,扫把星也不大忍心,于是眨眨眼睛,摸摸胡子,“话虽这么说,但办法也不是没有。”

    我很有眼力地赶紧迎上去,“办法?”

    扫把星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是月老,这天下难道还有比你算姻缘算得还准的么?”

    “你的是?”

    “跟他对着摆摊,把他挤兑黄。”

    我在征子廉对面也摆了个算卦摊。

    月老祠阴阴绿树下我俩对坐而算,都是一样的算筹,一样的铜钱儿,一样的布幡。不同的是,他那边人声鼎沸,我这边儿却门可罗雀。

    好容易碰见一个丈八的汉子,挠着后脑勺不好地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透过了外表看见了我神算的本质。

    谁想到他坐在我对面儿,将一锭银子放在红布上。

    “听说对面的活神仙是你丈夫,姑娘看看能不能帮我行个,这队排得也太长了。”

    ……

    愚蠢的凡人。

    到了傍晚,征子廉的摊位上,礼品跟铜钱堆得能有山高,我这边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站起身直直腰,闲庭信步地走到我面前。

    “给你。”他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一个小糖人。

    我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当本仙子是凡间的小孩么?一个糖人就想打发我。

    可虽这么想着,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我是神仙,神仙不用吃饭,每天吸吸香火就够了。可我现在却变成了凡人,凡人饿了要吃,渴了要喝,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现在饿得要命。

    “吃吧。”征子廉好像看穿了想法,“就当是我给你赔礼道歉。”

    听他这么说,心里才算舒坦一些,接过糖人放到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别以为给我一个糖人我就会放过你,你要是不离开这里,我就一直跟你耗着。”

    他眨眨眼睛,“你这又是何必呢?说穿了我们都是一家人,钱还不是从这个口袋进了那个口袋?”

    “呸!”我不屑地呸了一声,“谁跟你是一家人?”

    “当说了啊,找到那人你就当场嫁给他,而且绝不反悔。”

    “那是你耍诈!”我赶忙说道,“我哪里你会把你自己也算在内?”

    “那你想怎么办?”他问道。

    “想你离开。”我毫不犹豫地说道,“而且永远不能再来月老祠。”

    “这大抵不大可能。”他将目光放到了月老祠的大门上,“这里有我很重要的回忆。”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那大门上除了一幅对联都没有,就连那对联也被雨水冲刷得不大明显了。

    真不这里能有回忆。

    “那我就只能跟你斗到底了。”我说,总不能我把自己的祠让出来吧。

    “这样吧。”他说道,“咱俩打个赌。还有七日就是中秋节,若在这几天中但凡有一个人去你那里算卦,就算我输,我立马如你所愿,离开月老祠,而且永不回来。若没有,则算我赢,你就要乖乖嫁给我做娘子,你看如何?”

    这个赌倒是正中下怀。

    七天的时间,这里人来人往的,保不准就有人想到我这里来撞撞运气呢?就算是没有,我也可以找扫把星他们过来装一个嘛。

    而且这个法子比把他挤兑黄简单多了。不管怎么想都是我合算。

    只是征子廉这么狡猾一个人,真的会做出一个明显对我有利的赌约?

    “你不会还藏着诈吧?”我疑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已经告诉了全城不准到我这儿算卦?”

    “没有。”

    “那是不是跟你的顾客都说了我算得不准?”

    “也没有。”

    “那你肯定跟人说了我是你仇人。”

    “真没有。”征子廉摊开手,“我在你心里就这么龌龊么?”

    我点点头。

    征子廉一阵无语,末了无奈地说道:“这次真没你,你要是不赌那就算了。”

    他目光灼灼,看着不像人的样子。

    我心想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索性将心一横,脚一跺,“好,我跟你赌!”

    征子廉没有撒谎。

    他真的没有跟任何人说我一句坏话,也没有使非常手段,他只是静静地往那儿一坐,我这摊子前就再没来一个人。

    桂花飘散里,他冲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我坐在椅子上,一边吃他送来的各种蜜饯点心,一边恶狠狠地瞪他。

    可他却丝毫不介意,时不时笑容满面地冲我招手。

    我掐算着日子,已经过去了六天,若今日再无人上门我就要嫁给他做娘子了。

    那我就真成了六界笑柄了。

    我准备用灵念扫把星,叫他过来救场。

    刚闭上眼睛,就听见耳边响起一个女子的。

    “仙姑,解卦么?”

    我睁开眼,一个妙龄女子神色犹豫地站在摊位前。

    这可真是天降大礼,我赶紧招呼她坐下。又往征子廉那儿看了一眼,他明显是看见了那个女子。

    皱着眉头,神色十分难看。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征子廉这个表情,不由地心里暗爽,对这女子更多了几分好感。

    “姑娘真是独具慧眼!”我夸赞道,“有能帮得上你的尽管说。”

    那女子仍旧低着头,看样子有些紧张,她从袖中拿出一张红纸,红纸上写了两个人的生辰八字。

    “仙姑,可否帮我合合盘,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有没有缘分?”

    原来是合婚,这个我最拿手。

    看这姑娘的样子,应该是不常出门的,身边也没带个丫鬟,说不定还是偷偷跑出来的。

    这得是鼓起多大勇气,又是多喜欢纸上那个人?

    这么想着,我便更认真了。

    闭上眼睛,装作用手指掐算,实则用灵念回到了月老宫。

    月老这个职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我法力低下,但六界的姻缘却全记在姻缘簿上。我见过多少人苦求而不得,又有多少人明明相爱却只能错过。

    情之一字,譬如红线,最是难缠。

    我私心里希望天下所有有终成眷属,可往往事与愿违。

    好在这一次,那两个人没有让我失望。

    他们两个的八字是写在一起的。只是中间污了一块,看不大清楚,我又去了姻缘树,他二人的红线也是缠在一起的,只是中间打了个结,缠了根不知是哪里来的红线。

    难怪走得波折。

    我会心一笑,将红线慢慢地,把那根不知从哪里来的红线给摘出去。刚准备把两个人的红线再绑在一起,猛不防地,却一阵恍惚。

    有人动了凡体。

    我眉头一皱,睁开了眼。

    征子廉站在摊子前,按着手腕,怒视着我面前的女子。

    “你做?”我不悦地呵斥道。

    “这卦她不算了。”他似乎没听见话一般,面色冷得能冻死个人,“你跟这人没缘分,还是趁早分开比较好。”

    “你瞎说?!”这下我是真的生气了,我不征子廉为突然这样,但姻缘簿上明明写着两人应该在一起的。我不能看着他拆散一桩姻缘。

    “我说你不算卦了。”征子廉这回是对着我,语气异常严肃,“我认输,不赌了,明天我就离开月老祠再不回来,你也不用再算卦了。”

    “归,我不能看你拆散一桩姻缘。”我坚定地说道,“他们两个分明是天作之合,应当在一起的。”

    “真的么?”征子廉还没有开口,那女子就抢先说道,整个人的表情都好像被点亮了一般,有了生气儿。

    “真的。”我紧接着说,“而且你婚期将近,回去好好备嫁吧。”

    听我这么说,那女子满怀喜悦,千恩万谢地走了。

    倒是征子廉,还是那副冻死人的表情,看着那女子的背影。

    “你闯祸了。”末了,他收回视线,对我说道。

    (作品名:《月下祠》,作者:谢檀。

    屏幕右上按钮,进入作者主页,看本篇精彩后续。

关键字:生辰八字,八字,生辰八字是哪八字,算卦说姻缘很准的,算卦说姻缘线断了,算卦说这段姻缘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算卦说自己没有姻缘了,姻缘算卦,算卦姻缘怎么说







上一篇:两个人的八字

下一篇:八字求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