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哪里算命灵

发布时间:2018-12-07 14:21:37

    算命,上海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刚刚结束的西商大会,又唤醒大众对西安营商环境的。

    7月1日,秦鉴刊发文章《我们需要怎样的“西商”》也进行了初步探讨,从后台留言看,实际情况不容盲目乐观。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上海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在反思上海营商环境的里这样写:

    “大当然是重要的,但是当一个地方政府都在努力引进大而不是培育中小的时候,也会带来一些隐忧。更为重要的是,在面临技术变革的时候,如果眼睛只盯着现在这些大,那么就会面临被时代所抛弃的危险。”

    某种程度上来说,长期以来,西安是没有上海的命,却又得了上海的病:我们眼睛里只看到大,却又很少从看起来较为弱小的中小里,培养自己的华为、!

    结果必然是:我们永远追着大跑,永远被时代甩在后面。

    无论我们的城市品牌输出有多么闪亮,如果不能从做好营商环境,则西安未来仍然堪忧!

    且从西安去年起主打的“硬科技”来说。

    中关村要抢西安的戏

    最近,北京在中关村启动了规模亿元的科创母基金(总规模亿,重点专注于硬技术、高精尖、前端原始创新,存续期最长可为年,不仅投向北京的项目,也投向外省市和海外项目。

    虽未明确表述该支基金的“命名”,但已有多家媒体称其为“硬科技基金”。

    这个叫法从基金投资方向亦可旁证,智能制造、信息技术、光电科技、生物医药等,均与西安“硬科技八路军”高度重合,就连基金规模也如出一辙。

    听起来有些尴尬是不是?但这个时代就是如此,自己的东西做不强,就会被后来者摘了。

    事实上,中关村打出“硬科技”口号,并非今年头一遭。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上月在京出差时,一位从事政策研究的高校博导向笔者过这样的现象:今年以来,中关村与科技相关的项目,路演时都会标榜团队是做硬科技的。而不少投资机构,也都喜欢给自己冠以硬科技投资人的身份。

    博导开玩笑说,作为科技创新理念最超前的北京中关村,如今连造新词的能力都没有。仅凭这一点,中关村应该向西安交版权费。

    事实上,西安在“硬科技”这个概念上,绝对拥有至高话语权,称其为开路者也不为过。

    就在年的端午节前,市委康与包括硬科技理念提出者米磊在内的多位科技者座谈,首次以姿态表示要打造大西安的硬科技,并与杭州“互联新四军”对标,提出了西安“硬科技八路军”的说法。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也因此契机,西安先后策划了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发布了硬科技十条、成立硬科技创新发展局、设立了亿规模产业基金等,诸般创新举措和发展决心,备受各界期待和瞩目。而就在本届西商大会上,康在开幕式致辞中再次提及硬科技,表示希望加强硬科技,大数据和云计算,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产业发展。

    时至今日,硬科技迎来创投风口,已是者和资本争相追逐的热点,西安做了哪些创举呢?

    谁解者的苦恼

    在西安高新区的某硬科技前半年异常忙碌,她给笔者列了一份工作清单:自开年以来,大半精力花费在了各类评选和创赛上。

    这其中,西安硬科技人物、创新大赛、十佳青年等量级活动赫然在列。君很自责地说,把团队重心放在这类虚荣头衔上,是今年战略的重大失误。

    最让人劳心劳累的是,大多数活动都没有给带来直接利益,包括政策和资金。

    君很苦恼的举例:这其中有个别评选采用的形式,且不平性与否,仅刷脸求人拉票这件事,就让她觉得自尊被打击了。

    “倒也不是说那些证书全然无用,只是没有解决我们的发展中最卡脖子的问题。相较于名誉称号,者可能更于资金、人才和环境配套。”君透露了这样一则消息,就在今年,广东某市斥资万从西安挖走了一家顶尖的硬科技,还不包括当地为之承诺的厂房修建。

    H毫不讳言地说,这个先例让周围者心思萌动。

    假如把高新万达建成科技产业园

    笔者通过数据了解,截止年年末,西市累计已建成包括园区和众创空间在内的众创载体个,仅西安高新区就有各类孵化器多家。

    不过,这些硬件载体在投资人看来,并不值得盲目兴奋和乐观。

    他评价说,包括三星和华为在内的众多产业园区,大都地处偏远郊外,各类交通、住房和等基本配套并不完备,无形中给打工者带来了成本压力。由此引发的“坐车难”等矛盾经常见诸媒体。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你想想看,除了三星和华为,西安有几家有自己的班车?摇头叹息。

    “从规划布局来看,西安整体发展思路仍然被土地经济禁锢着。与科技创新和扶持的长线投资相比,政府更愿意收割土地资源带来的直接红利。”君调侃说,如果把高新万达和南郊某园调换个位置,整个高新区的创新活力以及打工者的幸福指数绝不是当下的水平。

    除此之外,君还对某些园区的能力提出了质疑。

    他告诉笔者,曾接触过一个航空器件团队,入驻在西安航天基地某孵化园。

    入驻前,这家向孵化园提交了厂房建设标准需求,并写在了协议里,然而在验收时,发现厂房建设高度、空间面积等严重不达标,双方多次沟通未果,考虑到研发进度,硬着头皮搬进去。

    而就在前几天,西安一场大雨,积水直接灌进了库房内,一台价值万的机器被损毁报废。

    无独有偶,君还透露说,西安有家本土光伏几年前也曾遭遇过类似的尴尬,无奈重心撤离,将研发厂区搬到了经开。此事让航天城至今大为惋惜。

    人才遭遇政策鸿沟

    有媒体前辈曾表示,西安在国际化建设方面越努力,暴露出的能力短板就越显著。

    这句定调在受访者教授看来,感触尤为明显。

    教授和团队于年初落地西安,所涉领域恰好在硬科技之列。

    同年,西安发布了人才新政《二十三条》,教授被认定为类人才,其依规可同时享受到配套奖补。而当教授将申报材料递交到相关单位时,却被告知类人才为申请奖补的首要条件是——资本须不低于万,并给出了正式。

    教授困惑地说,科技初创型考虑到溢价等因素,资本和实缴资本一般都不会很高,这在投资圈是普遍认可的常识。若必须要提升这两项指标的数额,除非将的资本公积转为资本。而在这个过程中,出资人被默认产生了收益增值,是要纳税的。

    也就意味着,还未盈利,首先得负担成本。

    ,教授进一步周旋沟通,并给出了进账和订单协议等材料力证的资本储备时,仍然被对方以不符合文件条款表述婉拒了。

    在笔者走访中,类似于这种政策表述和实际操作不匹配的案例并不在少数。

    同时参见《且慢狂欢!抖音里的西安城该醒醒了》。创业者经常会陷入这样的怪圈:政策制定与落地执行,始终横亘着一道鸿沟,如何有效?值得当政者反思。

    优化营商环境西安才刚起步

    近年以来,西安引智和人才落户数据不断刷新,落地、校友回归等,各类经济体空前活跃,效能之高令人刮目。

    但在一些指标飘红的同时,买房摇号、上学就医等问题相继暴露,这也正是西安短暂性发展失衡的反映。当那些沉默的底层数据开始发声时,恰恰是考验西安决策智慧的时刻。

    正如硬科技一样,西安树起了大旗,扎起了大寨,决定其能否决胜千里的,既需要战术眼光和视野格局,更需要考虑全员将士的后顾之忧。

    机遇之城往往四面危机,的红利和痛楚往往并存。

    在追赶超越的快车道上,西安如何均衡各方利益,迎合百姓所需民心所向,这是一道高分的必答题。

    西安没有上海的命,却得了上海的病!

    正如受访者教授所言,“我们愿意看到更多孔雀西北飞,同时更渴望家里的有枝可依。”

    大西安的全面振兴,终归还是要靠人才的振兴。

    而对于西安而言,引进了人才、落定了,营商环境的短板尤当拿出十万火急的劲头赶超上去。否则,当一批和个人兴冲冲的赶来,另一方面,却有越来越多与个人因为“店小二”不足怏怏离去。

    这种对冲是极为危险的。

    有句话是:站在风口里,猪也能飞起来。

    但风不会一直吹。想要飞的更高,终究要靠翅膀。

关键字:算命,上海,上海哪里算命灵,西安人民,不是命不是病,没有公主命,得了公主病,不是命不是病粤语歌,修命病,趁他病要他命







上一篇:大家找

下一篇:聊城算命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