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小先生讲灵异

发布时间:2018-11-18 16:56:12

    算命,灵异,小先生讲灵异

    作者:这是算命先生讲第二卷的其中一篇改编的#对话体脑洞#

    纵鬼人

    时间:早上

    地点:我家

    大伟:“啊啾。”

    强子:“我跟你说,你这早晚得冻感冒。”

    大伟:“去去去,爷身体强健着呢,我要真感冒了,就去投诉你那垃圾店卖的东西不灵。”

    强子:“你不是有自己的玉佩吗,我那些开过光的玉佩你都扔在屋里没动,也好说东西不灵,依我看啊,你自己那块玉佩才是假的。”

    我:“也有可能不是感冒,而是被鬼惦记上了。”

    大伟:“算命的,别咒我啊,你不提我还真差点忘了咱们住的就是鬼屋,妈的还真有点冷了,我去补两件衣服。”

    我、强子:“哈哈哈。”

    大伟:“算命的,算命的~”

    我:“咋的了,我去,大伟,注意点影响啊,别因为都是大男人就裸奔好不。”

    强子:“哈哈,大伟你只穿条的样子真。别急,慢慢说。”

    大伟:“算命的,粉丝、粉丝、你粉丝,来了。”

    我、强子:“哈?”

    时间:上午

    地点:五道口星巴克

    强子:“咱们,也成明星了?”

    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咱们即使不是明星,但是抓鬼除妖这行,嘿!咱们可是一哥级别的。有些比较喜欢鬼神的人,又没见鬼神的实力,对咱们心生憧憬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伟:“就是,现在又不是古代,要守着自家的宝贝绝活不外传。现在的年轻人能静下心做些没啥收入还总玩命的活的人不多,有新人加入那是好事。一会啊,要好好耍耍威风。”

    我:“大伟是人精,那个叶恒一会来的时候,人就交给大伟,我和强子尽量不插嘴。”

    强子:“好,强子,一会叶恒来的时候就靠你了。”

    大伟:“没问题。”

    时间:十分钟后

    叶恒:“大神们早,我就是叶恒,没想到几位大神提前来了,本来我打算请各位喝上一杯饮品的。”

    强子:“嘿,像是个大学生,也就十一二岁吧。”

    我:“小点声,回去讨论。”

    大伟:“不用客气,干我们这行做事前就要提前做准备,这叫有备无患,捉鬼啊,那是一件多么凶险的事情。我们经历的多了,就习惯了。”

    叶恒:“哇,你们经历那么多啊,能给我讲讲吗。”

    大伟:“没问题,这种经历我们太多了,就拿上次的捉鬼经历来说,我们提前准备了符箓、木剑、大公鸡不算,还提前埋伏在那里,等那鬼出来给他打个措手不及,其实啊,看我们收服的容易,那鬼可厉害了,也就是我,基本扎实还是收鬼师第二百零一代传人,才能收服的这么快,你看换个人试试,早就被那恶鬼吃了八百回了。”

    叶恒:“不愧是大神,太厉害了,令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大伟:“这还不算,有次一个小孩含冤而死,那怨气可真是冲天啊,你也小孩子化成的怨鬼要比普通鬼厉害,那次也就是我,不畏惧艰难险阻,使出大道轮回第八十二式的本领,点点点,手一挥,将那小鬼收服,让他早日超生,还人间一个清净。换成另一个本领不强的,不说能否将小鬼超生,就是收服都困难的紧啊。”

    叶恒:“太棒了,这就是我一直想要追求的,那个,,我想入行。”

    我:“你为要入这行?你如果听了不少传闻的话,应该是,咱们这行,没啥油水还辛苦,一不小心还嗝屁。”

    叶恒:“我想成为英雄,想保护人,妖邪有法术,相比之下,人类多么脆弱。而你们就不一样了,你们有能力,有手段去斩妖除魔,还世间一个乾坤,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呀。”

    大伟:“别激动,小家伙,你是不是超人蝙蝠侠的看多了啊。”

    叶恒:“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除恶扬善才是人间正道。”

    情景:回去的路上

    我:“大伟,你怎么看?”

    大伟:“这小子,有点年轻,感觉太天真了,从他的言谈上来看,他似乎是把驱鬼捉妖当成了超级英雄勇斗力量一样。而他自己想要成为这样的超级英雄。”

    强子:“这多好啊,兴趣使然,必然能承受很多压力,如果再能够得到锻炼,没准以后会是一个很优秀的,额,道士。”

    大伟:“随你随你,反正看起来挺正面的一个小伙子,不行跟跟咱们?”

    我:“恩,也行,可以带带他,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能不能入这行就看他自己了。”

    时间:三天后

    地点:鬼宅

    情景:驱逐摸脚鬼

    我:“摸脚鬼,一般都是小鬼头,因为能力不够,最多只能吓吓人而已。像这户人家睡觉的时候,能够明显的觉得有冰凉的手来摸自己的脚,应该已经是有一定能力了,想要吓得人魂体分离好趁虚而入。”

    叶恒:“好,我记下了。这面粉是做用的?”

    强子:“大伟铺在地面上的这一层薄薄的面粉,是因为鬼识人气,但是不辩路,所以面粉的作用主要是这摸脚鬼在房间里是怎么走动的。叶恒,你留在床上,我们先出去,等那小鬼摸上你的脚,你就叫我们哈。”

    叶恒:“好,我了。”

    情景:鬼屋外面

    强子:“算命的,你这吗?”

    我:“入咱们这行,最起码胆子要够大吧,总不能跟大伟这货一样,总被杨希吓得四脚朝天啊。”

    大伟:“算命的,别总拿我说事行不。”

    我:“摸脚鬼算是比较弱小的,最多也就能让人阳火颤动一下,这也是我接这案子的原因,况且你不是还配给他几个开过光的物件嘛。”

    强子:“也是。”

    大伟:“那我们三个就坐在卧室门外发呆呗。”

    强子;“还能怎地?”

    我:“如果叶恒过了这关,差不多就有资格入门了。”

    大伟:“是啊,看这小子的胆量了。”

    强子:“还有应变能力。”

    我:“其实干我们这行的考察还是很多的。

    大伟:“是啊,我们都是人才啊。”

    强子:“哈哈。”

    大伟:“等等,你们听到没有?”

    强子:“没有啊,不是说叶恒如果被摸脚鬼触碰的话,会喊我们的吗,门掩虚着不就为了我们进去吗。”

    我:“不对,门锁上了,快,强子,踹门。”

    大伟:“我给叶恒打,制造点想动,如果真发生了,也能拖延点时间。”

    强子:“那小子不会这么倒霉吧。”

    我:“没事,那摸脚鬼能力不强应该没大事,大家别慌。”

    大伟:“糟了,叶恒的关机了。”

    “砰。”

    强子:“门开了,快进去看看。”

    大伟:“叶恒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没事,气息还是相对稳定的,没大碍,应该只是昏睡了。”

    强子、大伟:“那就好。”

    我:“大家看,地上的面粉。”

    强子:“天哪,那层面粉上面居然出现了血脚印。”

    大伟:“还密密麻麻的这么多,看着有点恶心。”

    我:“也不是被东西踩出来的,这可不简简单单是摸脚鬼了啊。”

    大伟:“难不成我们还碰上了硬茬?”

    我:“先别管这么多了,强子,你背上叶恒,咱们先回去。”

    强子:“好。”

    大伟:“我明天一定要这户人家是不是有东西瞒着没说,差点害死我们。”

    时间:晚上

    地点:我家

    我:“我刚刚检查了,叶恒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阳火和魂魄也很稳定,像是睡着了。”

    大伟:“幸好没大碍,不然咱们良心不安啊。”

    强子:“也算是对这小子的锻炼了,明天等他醒来吧。”

    我:“只能这样了,天也不早了,叶恒就在放在沙发上吧,咱们各回各的屋,先睡一觉,有事情明天再说。”

    时间:早晨

    地点:我家

    叶恒:“天啊,这是?是传说中的八卦盘吗?”

    强子:“八卦盘,各种影视剧里都有算天地阴阳的作用,但其实就能算些宅子的风水异术,当不得真。嘿,算命的,起来了啊。”

    我:“恩,起来了,一大早就听你们在这里咋呼。叶恒,你过来,我要问你些事情。”

    强子:“算命的,你真急,都不洗漱就直接来问,也不怕你嘴臭熏到我们的小鲜肉。”

    我:“滚。”

    叶恒:“不打紧。,您问。”

    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事?”

    叶恒:“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原本比较激动的躺着,没多大一会,就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不过我记得你们和我说过,要等到摸脚鬼摸上了脚后再喊你们进门,可是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间就意识不清了。”

    我:“还记得其他吗?”

    叶恒:“不记得,当时既紧张又激动,没注意到旁的。”

    我:“你记得那脚步声的吗?”

    叶恒:“悉悉索索的,都不确定是不是脚步声。,鬼是不是没有脚步声。”

    我:“也不尽然,有的鬼保持人类的习惯,走路喜欢弄出。”

    叶恒:“哦,可惜我那时候怕穿帮,都没睁开眼看一眼。”

    强子:“没事,叶恒,你做的已经够好了,胆子大,有前途。”

    我:“大伟,大伟,这丫还睡呢,快起来。”

    强子:“大伟,起来起来,赶紧给那家人打。”

    大伟:“恩,大早上扰人清梦。”

    强子:“还睡,都日上三竿了,快起来,干正事。”

    大伟:“哎哎,强子,你个王八蛋,别拽老子被子,有外人在。”

    我:“呵,不就没穿衣服吗,大家都是男人怕。”

    大伟:“你们这群人,简直有辱斯文。好了好了,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叶恒:“,昨晚那到底是东西?”

    我:“恩,实不相瞒,我也不。”

    强子:“因为摸脚鬼只是因为留恋人间不愿往生的小鬼而已,最多吓唬吓唬人,没有杀人的能力,的走来走去都很困难,更别说脚上带血的把人弄昏了。”

    我:“现在也只能等大伟打了。”

    大伟:“奇怪,是空号。”

    叶恒:“啊?怎么可能,钥匙还在我们手里啊,虽然地方是偏了点,一套房说不要就不要了?”

    强子:“看来,这事有人整咱们。”

    大伟:“谁天天这么无聊。”

    我:“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是行内有人看我们红起来了,给我们找了个疑难杂症,如果我们办不妥,等于砸了我们的招牌。”

    大伟:“这家伙真是闲的。。。”

    我:“算了,别骂了,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这个人有能力养这么一条恶鬼,怎么会在道上默默无闻,倘若真是个卧龙高人,那又怎么会无端端的跑来刁难我们?”

    强子:“管他是人,毛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

    大伟:“我必回击,大爷的,当我们好欺负是吧,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哪有不回敬的道理。”

    强子:“对,干。”

    我:“这次咱们可不能轻视了,把该准备的准备好,咱们啊,故地重游!”

    大伟:“没问题,我去采购器具,这次保管打的他落花流水。”

    叶恒:“太好了,这次我一定要看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

    强子:“行啊,小子,昨天遭遇了那样的事情都不怕吗?”

    叶恒:“我哪里是那样胆小的人,那岂不是给你们丢脸?”

    大伟:“好样的,小伙子,孺子可教。”

    叶恒:“哈哈,谢谢夸奖。”

    时间:晚上

    地点:鬼宅

    大伟:“叶恒,你看,先用盐在地上画个圈,这是不让邪崇接近。再在双手掌心涂上血,可防止邪崇入体。”

    强子:“叶恒,好好学,你大这是想要把你当传人啊。”

    叶恒:“嗯,一定不辜负大的期望。”

    强子:“大伟,这次没带大公鸡?”

    大伟:“嗯,请了尊关公像。”

    我:“十点了吧,快,抹上牛眼泪。”

    大伟:“叶恒,你牛眼泪的作用吗?”

    叶恒:“听说过,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以前一直以为是故弄玄虚呢。”

    大伟:“世上之事,很多并不是空来风。”

    叶恒:“受教了,大。”

    强子:“嘘,小点声,别将那邪崇吓跑了。”

    大伟、叶恒:“恩。”

    叶恒:“,我,我有点紧张,想,想尿尿。”

    我:“没事,正常,人紧张的生理反应。强子和你一起去,我和大伟留下来继续盯着。”

    强子、大伟、叶恒:“好。”

    强子:“快来人,外面有情况。”

    大伟:“是强子的,还有撞翻桌椅的打斗声,不好。”

    我:“走,快出去看看。”

    强子:“啊。”

    大伟:“我去,强子自己摔回来了,那得激烈成样子。”

    强子:“外面,外面,那东西在外面。”

    我:“走,去看看。”

    大伟:“,这是玩意?”

    我:“原来是她。”

    大伟:“怪不得会出现血脚印呢。”

    我:“是啊,这女鬼披头散发的,双腿像是划了无数刀一样,血流如注,不出现血脚印才怪了。”

    我:“不好,叶恒呢?”

    强子:“厕所里吧,我在外面等他,莫名其妙的就被一巴掌扇飞了。”

    叶恒:“,我在这里,我这就出来帮忙。”

    我:“你待在里面别动,这女鬼不底细,让我们先会会她。嘿,妖怪,吃我一拳。”

    强子:“算命的,悠着点,别着了这女鬼的道。”

    我:“不打紧,我倒要看看这女鬼是何方神圣。”

    强子:“算命的,那女鬼躲到左边去了,哎,右面右面。”

    我:“别叫嚷了,我看得到。”

    强子:“算命的,那女鬼好像怕你,看她东躲的。”

    我:“是哎,我就甩了几个符,打了她几拳,她居然怕成这样。”

    强子:“哈哈,她的确挺抗揍啊,不过貌似没本事。”

    大伟:“没本事?我就喜欢这种没本事的鬼。我来,算命的、强子,你们看我怎么将这女鬼打的落花流水吧。”

    强子:“大,悠着点,记得怜香惜玉哈。”

    我:“叶恒,出来吧,用你下午学画的符咒,试试与你大一起和这女鬼对打一下,没事,不用怕,这女鬼外强中干,你能对付。”

    叶恒:“好嘞,看我大展身手。”

    大伟:“好小子,咱们双剑合璧,收服女鬼妥妥滴。”

    叶恒:“我来了,大。”

    大伟:“叶恒,你守住东北角,我将她逼过去你就往她身上贴符。”

    叶恒:“好,我了。”

    大伟:“女鬼,看招。”

    女鬼:“嗷呜。”

    叶恒:“大,她躲到东南角了。”

    大伟:“用桃木剑刺她。”

    叶恒:“好,大,刺中了,这女鬼要跑。”

    大伟:“没事,她跑不了,你在后面防止她掉头,我在前面布阵。”

    叶恒:“好,大,你布的阵。”

    大伟:“自然是可以使这女鬼乖乖就擒的阵法。”

    叶恒:“这女鬼好生狡猾,就躲。”

    大伟:“你看着一会等这女鬼入了阵,她就无路可躲了。”

    叶恒:“好,大,回头你教我摆阵吧。”

    大伟:“没问题。”

    我:“真没想到,这女鬼这么弱,你看,女鬼已经到墙角了。”

    强子:“奇怪,刚刚把我推倒的时候,力气还挺大的啊,这会怎么会这么弱。”

    我:“推倒?”

    强子:“是的,不像是拳打的,因为软绵绵的没力气,就像是要推开东西一样。”

    我:“她为要推开你呢?你当时在做?”

    强子:“我啥也没做啊,就是在厕所外面等叶恒的时候抽了支烟。”

    我:“也许这女鬼想表达的是厕所内吸烟?”

    强子:“算命的,都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嗯,好吧,事情看起来有古怪。大伟、叶恒,先停手,我有话要问这女鬼。”

    强子:“这样一看,这女鬼还真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瞧,身体部分都被符咒消融了,七零八落的,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大伟:“哈哈,强子,你居然心疼这女鬼,兄弟这么久都不你居然好这口啊。”

    强子:“去你的。”

    大伟:“刚刚好把她逼到阵里,不过情绪貌似不太稳定。”

    强子:“像是受了惊吓,肯定是你们刚刚打的狠了。”

    叶恒:“打的不狠难道等着她吗?”

    我:“行了,别吵了,我先她。”

    叶恒:“,你刚刚给这女鬼用的?”

    我:“这魂咒,可以起到安抚心神的作用,你以后心情烦躁也可以用用。”

    叶恒:“我,我还是算了,我心情一般很好的。”

    我:“你为何在此作恶?”

    强子:“她不说话啊。怎么办?难道是有苦难言?”

    大伟:“嘿,强子,你不会是真的看上她了吧,怎么处处为她说好话。”

    叶恒:“可能是我蹲厕所的时候发生了我们不的事情,嘿嘿。”

    强子:“你俩浑人,别瞎说,我就是觉得有蹊跷而已。”

    叶恒:“有蹊跷?我觉得这样的女鬼就该消灭。”

    我:“还是想问清楚吧,你说吧,或许能留你一条鬼命。”

    强子:“她还是不说话,怎么办?”

    大伟:“不说话揍你啊。”

    强子:“你别吓她,你看她都怕成样子了,又往底下缩了一些,再退都该退到墙里了。”

    叶恒:“,跟这丫费话,直接杀了吧,我记得听你讲,邪崇都是具有欺性的。”

    我:“不对,邪崇指的是为恶,所以即便摸脚鬼那种只会吓人的都被称之为邪崇,但是此事透着蹊跷,这小鬼不像是人的本事。”

    叶恒:“可即便是没有本事,鬼就是鬼,该杀杀,该驱驱,不是应该的吗。”

    强子:“你这话就有失偏颇了,未来得及转世,每年中元节回家看一看的,是鬼;引导冤魂,捉拿厉鬼的鬼差们,也是鬼;就连钟馗,严格来说还都是鬼呢。怎么能一概而论,我们卫的是正道,受的是。”

    大伟:“行了,叶恒年纪还小,不用那么严厉,你看人小孩都被你吓到了。叶恒,没事啊,你的想法虽然有失公允,不过是你接触的鬼怪少的缘故。等你和我们接触久了,见的鬼怪多了,你就能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鬼并只有好和坏两种定论。”

    强子:“你们看,这女鬼是在干嘛?”

    大伟:“她张着嘴是在说嘴里有东西吗?”

    叶恒:“小心她使诈。”

    我:“没事,她是在让我们看她的嘴。”

    强子:“她的嘴里有?”

    我:“恰恰相反,她的嘴里缺少点东西,没有舌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说不了话。”

    叶恒:“那怎么办?没有舌头说不了话。”

    大伟:“那就只能用‘神说’她了。”

    我:“也只能如此了。”

    叶恒:“‘神说’是?”

    强子:“‘神说’是一种能听到任何生物心底的的药,这种药物也就我们有,上次还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管杨希那家伙要的呢。”

    叶恒:“这么神奇?”

    强子:“当然,这种药可是很稀缺的,但相应的也很管用,非常时刻非常手段嘛。今天一定要揪出那个幕后主使。”

    大伟:“就是,耍了我们这么长时间,不把他揪出来,我寝食难安。”

    女鬼:“嗷呜。”

    大伟:“啊,她,她。”

    强子:“天哪,她的喉咙居然冒出了火焰,快后退,她的身上也冒出这种火了。”

    我:“怎么会是这样,这是火?这么厉害。这女鬼就这样消失了?”

    大伟:“是啊,太可怕了,你们看到没,那火焰硬生生将她烧没了,就像这女鬼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嗯,这女鬼估计已经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伟:“看来咱们高估了找我们麻烦的这个同行人,他根本没做出所谓的厉鬼出来,而仅仅是驱使了一个普通魂魄,还用了这么残忍的手段。”

    强子:“虽然邪崇驱逐了,然而我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呢。”

    大伟:“我也是,莫名感觉有点心酸啊。”

    叶恒:“这有区别吗,将鬼驱逐不就是替天行道?”

    我:“死后心有不甘,或有怨念,不能瞑目的,有可能会化为厉鬼,视怨念大小,能够飞天遁地,以吸食人类阳气为乐;而普通的鬼魂,只是因为种种原因留恋人间,不肯往生的,往往不会去,反而有时候会帮助人。”

    强子:“是啊,人类里还有希特勒呢,鬼魂中凭不能有南丁格尔。”

    大伟:“一般的普通人总认为邪崇,是因为在他们潜意识里就喜欢听这样的,所以会有这样根深蒂固的思想,但其实我们已去世的长辈们,有很多心念晚辈的,不时回家看看,不仅不会害到我们阳气,有时还能替我们挡一些看不见的灾邪。”

    我:“所以,这次我们是驱除了一个算不上邪崇的邪崇。”

    时间:两天后

    地点:我家

    叶恒:“,最近有没有接案子啊,我来蹭蹭经验。”

    我:“没有呢,不过,你一个大一的学生,天天不上课不会挂科吗?”

    叶恒:“没事,跟报过实习假了。”

    强子:“你们挺人性的啊,大一就能给报实习假。”

    叶恒:“我那只是个三流,也不会注重成绩之类的,给点好处他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大伟:“那的确挺不错。”

    我:“咱们中午吃啊?”

    强子:“叫外卖呗,谁让咱们都不会做饭呢。”

    大伟:“我天天吃外卖都该吐了。”

    强子:“那你就学个做饭啊。”

    我:“大伟,好像是你响了,你去看看。”

    大伟:“啊~”

    叶恒:“我去。”

    我:“女鬼来电?”

    大伟:“嗯,上次事件后我就随手把那户人家的备注改成了女鬼,这样好记些。”

    叶恒:“不是说那是空号?”

    强子:“我接,看我不骂死他。&&&&”

    那头:“算命先生嘛,你家这条藏獒,可有点凶啊。”

    我:“咬不死你个龟孙子。你大爷的,一点道德心都没有,不配为驱鬼人,我&&。”

    那头:“那这次的厉鬼确实了,交给你们了,哈哈哈。”

    我:“靠。挂了。”

    强子:“只留下个?也不知是何居心。”

    大伟:“这个号又关机了,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赶过去呗,万一这孙子发起疯谁会不会真的让小鬼。”

    情景:我们赶到那个地点

    强子:“天,怎么会这么多?他们包围这里,是出现了案子吗?”

    大伟:“你们看,那个指挥现场的是不是老邢?老邢、老邢,这里。”

    老邢:“哎,你们出现在这里,是说。。”

    我:“恩,应该是有邪祟,最近我们似乎被人盯上了,他说在这放置了个厉鬼,算是给我们出的难题,你们呢,这怎么了。”

    老邢:“大学生,在租的房子里被杀了,七窍流血,从死亡现场来看,凶手是和平进入现场,然后行凶后离去的。”

    叶恒:“如果是邪祟做的话,那么门窗锁就不会损坏啊。”

    老邢:“这位是?”

    我:“这是叶恒,我们的实习生,没事,自己人,放心。”

    老邢:“哦,看来你们最近生意不错啊,都有新成员加入了。”

    我:“叶恒是因为对这方面格外感兴趣。”

    老邢:“嗯,叶恒说的不错,如果单单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在你们面前提了,我们还发现了脚印。”

    强子:“哦?怎么回事?”

    老邢:“刑侦痕检科的工作人员在现场的沙发处,发现了除死者外另一个人的灰尘脚印。因此,死者身上虽然没有

    我:“你们怎么分析的?”

    老邢:“我们进行过现场还原,发现凶手是和平进入现场,之后两个人或许进行过交谈,然后凶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亲眼目睹了死者的死亡过程,然后独自离开。”

    我:“我们前几天接过一个案子,发生的也很蹊跷,那个邪崇并不是很,也不知是原因将我们过去,今天又接了一个,还是上次那个人,说是这边有恶鬼,我们怕出事情才急忙赶过来。”

    老邢:“原来是这样。这会不会是凶手的挑衅?”

    大伟:“我觉得有可能,这孙子应该是上次挑衅不成,这次便故意杀害了一个人算是更大的挑衅。”

    老邢:“妈的,这孙子还是不是人,竟然为了赌斗害上了人的性命,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呢。”

    我:“还不能那么早下结论,我们先去现场看看?”

    老邢:“走吧,我带你们进去。”

    强子:“这死者生前肯定经历了可怕的事情,看这五官扭曲的。”

    大伟:“是啊,也不他生前经历了?他俯卧在客厅的电视柜前是要做事吗?”

    叶恒:“死者对面那个灰尘夹层脚印是凶手的吗?这样保护起来有用。”

    大伟:“恩,是不是凶手的不确定,但是这个脚印是很大的线索。”

    老邢:“你看出来了吗?”

    我:“嗯,现场确实有鬼气,而且相较于女鬼,这次的鬼气更阴森浓郁,看来有了第一次的试手,这个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老邢:“还有其他线索吗?”

    我:“线索不大,因为上次的女鬼疑似被烧的魂飞魄散之后,我在古书中查阅了相关的资料,了解到,这种鬼魂一般会本能或者人为的寄生在一个物件上,倘若物件被摧毁,那么鬼魂也就相应的被驱除,而直接的表现方式就是像被焚烧了一样,灰飞烟灭,唯留下在短时间内存在的硫磺味。而在这个现场,我就闻到了这么一股味道。”

    老邢:“确实有,我们已经找了老半天焚烧物了,但是并没有找到,经过你这么一解释,就说得通了。看来,凶手操纵厉鬼杀了死者后,顺手还消灭了厉鬼,干净利落不留下一丝破绽,凶手很聪明。”

    我:“我能了解到的也就这么多了,关于邪崇的线索现在也帮不上太大的忙,你们先查案,我们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所以就先不打扰你们了,有线索再吧。”

    老邢:“也好。你们回去等消息吧,咱们过后再研究。”

    情景:我们回到家没一会

    强子:“看,老邢的。”

    大伟:“这么快?说的?”

    我:“是凶手的信息,根据脚印查出来的,凶手身高到之间,体重公斤。”

    强子:“啧啧,现代化的办案手段就是吊,能通过一个鞋印直接推断出凶手的身高和体重。”

    叶恒:“我不信,哪有那么厉害?”

    我:“你一个大学生,不能光顾着灵异啊、鬼神啊,也得跟得上社会的发展,现在科技在办案上能起到很大作用呢。”

    强子:“哈哈,看来破案指日可待啊,这次可完全是同志们的劳。”

    时间:第二天

    地点:我家

    叶恒:“今天还吃外卖是吧,大家吃,我去点。”

    强子:“我去吧。”

    大伟:“算命的,老邢给你打的。”

    我:“喂,老邢,是不是案子有眉目了?”

    老邢:“走开,去一边谈。”

    我:“好,怎么了,出事情了?”

    老邢:“我是相信你才这么问你的,你有没有参与杀人。”

    我:“你,你这是话。真是冤枉啊,无论发生,我都是陷害的,老哥你也,就前两天咱们还一起在庑殿家苑驱鬼呢啊。”

    老邢:“你们最近,是不是去地上有面粉的地方了。”

    我:“是啊,跟你说的那个女鬼事件,我们原本以为是普通的摸脚鬼的,就在地上铺了一层面粉说看看他的行动轨迹。”

    老邢:“你的那个实习生,有问题,鞋印,是他的。”

    我:“你,有几分把握?”

    老邢:“十分。一:死者和他同校;二:我们已经在他住处秘密搜到了他作案时穿的那双鞋;三:他的衣服里化验出潜血反应,根据检验,还是他。”

    我:“好的,我了,但是我还是无法相信,那个大大咧咧的叶桓,会参与这两个事件。”

    老邢:“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小心点,我一会就到。”

    我:“大伟,强子,叶恒,你把大伟他们怎么了?”

    叶恒:“他们没事,毕竟当了我那么几天师傅。”

    强子:“算命的,快制住他,他用电击器袭击我们,大伟晕了应该没大碍,我是半边身子动不了。你小心点。”

    我:“不急,我要问他几句话。”

    叶恒:“,看来真的被发现了啊,看到这种情况你一点都不惊讶。”

    强子:“叶恒,你为要这么做?”

    叶恒:“你看,我怀里这几个玻璃瓶子,里面黑红色的云雾就是我驯养的厉鬼,我厉害吗?”

    强子:“哼,叶恒,你这是在作孽。”

    我:“你痴迷灵异,梦想着驱除邪祟,当上英雄,怎么变成了杀人犯?”

    叶恒:“,明明是,你教的啊。你说的,人里面还有希特勒呢,那个人是同学,明明是一个大学生了,还总小偷小摸的,我去他那的时候,他还真天真的以为我去做客呢。直到我放出二号,他脸上的惊恐让我特别满足,我就像,掌控着坏人生死的,神!”

    强子:“算命的,他已经着魔了,快制止他。”

    叶恒:“我觉得我比你们厉害多了,等我将这些小可爱都放出来,让你们感受下厉鬼缠身。”

    强子:“你个,你这是在残害无辜的鬼,你为了一己私欲,弄得这些鬼伤痕累累,不得超生,你,你就不觉得愧疚吗?”

    我:“他要是觉得愧疚就不会如此做了。”

    叶恒:“你们的人间寿命到了,让我替天行道吧。”

    我:“哈哈哈。”

    叶恒:“你笑?”

    我:“你这是替的哪门子天道,还有,你这的房东是谁吗?”

    叶恒:“谁?”

    时间:十分钟后

    地点:屋外草坪

    老邢:“那个实习生呢?”

    我:“已经解决了。”

    老邢:“他到底怎么回事?”

    我:“叶恒自小能看到鬼。上了大学后,在上搜索了相关东西,无意中掌握了封印鬼魂的方法,之后他开始觉得自己就是挑一上天选中的驱鬼除妖的那个人,否则怎么会不需要任何媒介就能够看到鬼魂呢。”

    老邢:“所以他就封印鬼魂?”

    我:“他刚开始找到我们,是想要通过我们学习更加厉害的法术。但是最近大家都平平的过着日子,怎么办呢?于是他就自己制造“厉鬼”。”

    老邢:“制造厉鬼?”

    我:“对,他不懂邪术,但是符咒和佛光能够伤害到鬼魂,就用这些办法去鬼魂,让他们感受痛苦,进而发狂。”

    老邢:“你们遇到的那个女鬼也是这小子的手笔?”

    我:“没错,女鬼只是他一号的试验品,但是女鬼不愿伤人,推强子也是希望他离开,不要被自己伤害。发现女鬼没有用处了的叶桓就直接摧毁了寄宿着女鬼的玻璃制品。”

    老邢:“那他后来怎么又害上人了呢?”

    我:“之后他开始通过在我这里学习的一些技巧,让厉鬼有更深的怨念,以孕育出更强大的能力。同时也因为我那句“人类里还有希特勒”,转而打算“净化”那些有污点的人类。”

    老邢:“这小子。”

    我:“唉,他本来想成为一名英雄。”

    老邢:“呸,这种人,不配当英雄。”

    时间:十分钟后

    地点:我家

    大伟:“叶恒那混小子呢,靠,居然用电棒击晕我。”

    强子:“你还说,白长了那么一个大块头,这么轻易就被推到了。”

    大伟:“他那是偷袭,偷袭好吗,而且他有,我没有啊。”

    我:“行了,反正事情都解决了,赶紧起来,定外卖吃饭吧。”

    大伟:“嘶,还有点疼,这小子真狠。”

    强子:“不狠能做到这一步吗,你是没看到,后来他放的那些鬼啊,伤痕累累,别提多可怜了。”

    大伟:“哎,看来我还错过一场大战啊。”

    强子:“大战啊,别一厢情愿了。”

    大伟:“咋地了。”

    我:“那些厉鬼把杨希引来了,他就顺便清理了一下。”

    大伟:“呵,叶恒那小子也够倒霉的啊。”

    强子:“那能赖谁,多行不义必自毙。”

    大伟:“是啊,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关键字:算命,灵异,小先生讲灵异,算命小先生讲灵异,算命先生我信你个鬼,400号码测试,算命先生鬼,算命先生三不讲







上一篇:周易算命婚姻

下一篇:万宁哪里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