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八字如何

发布时间:2019-01-29 09:22:29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点燃灭掉的两根蜡烛!

    把黑布盖在春花身上之后,我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擦着火柴去点北边和南边角落里的蜡烛!

    秦仲卿说过,千万不能让四根蜡烛一起灭,否则就要出事!

    咯咯咯……

    我才刚点着北边的蜡烛,就听到我身后响起了一阵轻笑声。那笑声很轻,很近,就像是贴在我后背上笑一样。

    “谁!”我打了个哆嗦,猛然回头!

    就在我回头的一瞬间,屋内的蜡烛,齐刷刷灭了!

    整个屋子,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糟了!

    要出事了!

    这个念头才刚从我脑海中闪过,我就感觉脖子一紧,像是被死死掐住了一样,瞬间喘不过气来了!

    “咯咯咯……”轻笑声又在我耳边响起。

    “哥,哥……”我下意识想要摸脖子,却发现我双手双脚居然被死死困住,动都动不得,我大骇,嘶哑着想要给秦仲卿警示,告诉他我这边出事了,让他赶紧来救我。

    我刚喊了一声,就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掐上了脖子。

    这次的感觉,比刚才的感觉更为强烈。

    我下意识狂喊救命,才发现我早就被掐的根本喊不出声来了,而且掐着我脖子的那双手又冷又冰,力气大的出气,我死命挣扎了几下,根本没一点用,身体丝毫都动不了了!

    渐渐的,我只觉得胸腔内的空气一点一点减少,屋内东西的轮廓开始渐渐模糊,意识也在一点一点消散。

    我很绝望。

    再过几分钟,我就要死了!

    说实话,我挺不甘心的,我都不到底是谁要害我,就这么莫名其妙死了,只怕死了也是个糊涂蛋,连阎都不会收!

    还有秦仲卿,我他妈都快被掐死了,他还按兵不动,是等着我被掐死了来收尸吗?

    可就在我差点要陷入昏迷的时候,死死掐住那双手却猛然松开了。

    毫无预兆的!

    紧接着,屋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屋内被踹开之后,一道身影闯了进来,屋内的灯刷一下被打开,本来冰冷的温度也骤然升高,屋内又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我强撑着看了看,闯进来的身影是秦仲卿,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

    而另外一道身影,竟然趁着秦仲卿进来的空档,一转身朝屋外逃走。

    奇怪的是,朝屋外逃走的那道身影,竟然是弓着身子哈着腰往前跑的,姿态极其怪异,但速度却快的惊人!

    “哥,快抓住她!”我反应是,逃走的是女鬼,所以立刻冲秦仲卿大叫。

    说时迟那时快,秦仲卿一转身,手里抛出一道墨斗线,照着那身影逃走的方向兜头套了过去!本来已经逃到门槛边的那身影,一下子被墨斗线套住,身子一个趔趄,不由自主朝后仰面朝天摔倒在了地上。

    让我意外的是,摔倒在地上的这道身影不是女鬼,竟然是春花!

    刚才弓着身子逃走的,也是春花!

    我惊疑未定,秦仲卿却没有停顿,依旧朝门外追去。

    我一个人留在屋内,又惊又慌,想要追出去不敢,留下来又觉得瘆得慌。

    忖度了一下,我还是留在了屋内,既然秦仲卿追出去,想必是去追那女鬼了,只要那女鬼不在屋里,我就不会出事!

    秦仲卿追出去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吧,又急匆匆回来了,我赶紧迎了上去,紧张问,“哥,那女鬼呢?”

    “跑了。”秦仲卿没有废话,回答的言简意赅,“天快亮了,你去二狗媳妇、二丫,还有春花的生辰八字,我有用。”

    听说女鬼跑了,我挺失望的,但看秦仲卿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好奇问,“哥,你是不是发现线索了?”

    秦仲卿只催我,“你快去问,三个人的生辰八字我都要。”

    我扭头看了看窗外,天边才刚刚露出鱼肚白,这个时候出去问生辰八字,鬼才会给你!

    可秦仲卿身上有一种气势,就是他说,你就必须去做,不能拒绝的那种。

    我只能照办。

    我们这边结婚之前都要合婚,合婚之后,会用一张红纸将男方和女方双方的生辰八字用红纸包了,放在家里天地神位的神龛下,等结婚过了“第三儿”女方回娘家门,再把那红纸拿出来。

    我和二丫也算结过婚的,虽然是阴婚,但该走的流程都走过了,只是后来发生的事太突然,我爷爷肯定忘记把那张红纸给拿出来了,我和二丫的生辰八字应该还在里面。

    春花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刚开始算卦的时候没少给她算过,她的生辰八字我早就熟记于心了,根本不用去问。

    要打听的,就是二狗媳妇的。

    所以,我先回了家。

    打开屋门之前,我先伸手去摸夹在门缝中间的小纸片——那是我故意夹在门缝之间的,为的就是防止我不在的时候有人进屋,我也好及早。

    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爷爷教。

    可奇怪的是,我夹在门缝中间的那张小纸片不在门缝之间!

    推开门一看,纸片已经掉在了地上!

    那张纸片是我从纸箱上剪下来的,有厚度,恰好能夹在门缝间,只有人推开门的时候,那张纸片才会掉下来!

    我瞬间就警惕了起来:我不在家的时候,有人来过我家,而且还进了屋子!

    我扫了一眼屋子,屋子里没有任何异样,也不像是被翻过的样子;我又急匆匆奔到放钱的抽提前,打开抽屉一看,抽屉里的钱也都在,一共是七千五百块钱,一分不少!

    那就奇怪了,有人进了我家,又没翻东西,又没偷钱,那他进来干?

    难不成,那个人特别小心,翻过东西之后,又小心翼翼放回了原处,我根本没有看出来?

    一瞬间,我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疑问。

    想了想,我赶紧把那七千五百块钱揣进了怀里,心里这才踏实了,然后才去神龛下找合婚时的红纸包。

    我猜的没错,因为后来事情太过紧急,我爷爷果然没有拿走红纸包,红纸包里果然有我和二丫的生辰八字。

    我又在家躺了一会儿,一直等到天色大亮,这才动身去二狗家。

    去二狗家的路上,必须路过老烟爷家,我看了看老烟爷家的门,居然还落着锁。

    问了问老烟爷家旁边的邻居,说是好几天都没有听到过老烟爷动静了,老烟爷应该不在家。

    奇怪,老烟爷不在家,那他去地方了?

    从一开始起,老烟爷好像就,后来爷爷离开之后,老烟爷自己割掉了自己的舌头,又拦着不让我跟秦仲卿来往,还几天都没有回家……

    我隐隐觉得,老烟爷好像不对劲!

    可再多问,邻居也不了,只说老烟爷好几天没露过面了,他们也不老烟爷到底在忙活,反正木匠哪儿的活计,他已经好几天都撂下不干了,好像挺忙的。

    这就更不可能了:老烟爷一向最守,做人也最,而且视他的木匠活为生命,他居然几天没去干活?

    我心中疑窦丛生,但因为急着去问二狗媳妇的生辰八字,也没多逗留,就急急赶往二狗家了。

    二狗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二狗妈好像一下子萎了,我去她家的时候,她正一个人愣愣的坐在院子里纳鞋底,鞋底早就被她纳的乱七八糟了,她却浑然不觉,直愣愣看着院墙。

    我她在想二狗了,心中一酸,叫了句婶子。

    二狗妈抬头看看我,眼里有了些神采,干涩问我,“鹏飞啊,你有事?”

    “婶子,说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好,让我来嫂子的生辰八字……”看着二狗妈从一个精明能干的泼辣女人,变成现在这么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我心里难受的要命,赶紧搬出我来时就想好的说辞。

    我贸然来要二狗媳妇的生辰八字,二狗妈肯定会起疑心,但我说秦仲卿要,她应该就不会起疑心了。

    果然,我说秦仲卿要二狗媳妇的生辰八字,二狗妈愣了愣,转身回屋,找了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给了我,“这就是你嫂子的生辰八字……鹏飞,麻烦你了。”

    我不忍再逗留下去,接过二狗妈递给红纸,扭头就打算离开二狗家院子。

    我走到院门口的时候,二狗妈忽然叫住了我,“鹏飞啊。”

    我顿住了脚步,扭头答应,“婶子,怎么了?”

    二狗妈依旧坐在院子内,一双干枯红肿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平板呆滞,“鹏飞,你说,二狗和二狗媳妇的死,会不会跟你家有关?”

    “啊……”我猛然一惊,内心五味杂陈,一时不该怎么回答二狗妈这个问题。

    尤其想到我爷爷用二狗的命换了命,我就内疚的要死,恨不得死的人是我,而不是二狗和二狗媳妇!

    再抬头看二狗妈,二狗妈却已经把头垂下去了,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纳鞋底,她好几次都把针扎到了手上,她却浑然不觉!

    我逃也似的从二狗家逃了出来!

    从二狗家逃出来之后,我飞一般奔到了面粉厂,扬声急叫,“哥,哥!”

    秦仲卿迎了出来,问我,“问到了?”

    我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问到了。”

    秦仲卿也不多问,递给了我一张纸一支笔,让我把二丫、二狗媳妇还有春花的生辰八字都写在了一张纸上。

    我不明所以,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将三个人的生辰八字写在了一张纸上,端详了很长时间,却看不出眉目来。

    秦仲卿也盯着纸上的三个生辰八字看了半天,然后眼睛猛然一亮,“这就是了!”

关键字:生辰八字如何,村里怪事,村里来了怪事,村里怪事接连不断,宝藏谜云之村里怪事,长江发生过的真实怪事







上一篇:八字算命日柱

下一篇:生辰八字差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