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张景元算命准

发布时间:2019-01-29 12:58:46

    我岁那年,村里来了个算命的瞎子。我妈把他请到我家给家里人算命。

    算了几个我们家以前的事,嗨!还挺准的,我妈面露喜色的悄悄从茶壶里取出块钱准备当酬金。算到我时,算命的说我未来的媳妇在我家的东面,我妈一听便不了,把钱又放回了壶里并大声说:“你胡说啊?我家住得就是面朝,你说我未来儿媳妇在这东面,难道是美人鱼啊?”说完不由分说,塞了个馒头给瞎子并把他赶了出去。

    瞎子把馒头塞进了怀里,边走还便掐手指头算呢,嘴里还嘀咕着:“怎么回事?我算得没错啊……”一晃年过去了,我也长成了大小伙子了。

    经亲戚我去了韩国仁川当了研修生。朝国饮食以泡菜和米饭为主,我和会社的小黄两人刚去都吃不习惯,所以我俩每个都会去当地一家饭店吃炸酱面。

    虽然这面也是韩国人做的,但是口味跟国内倒很相似。这天我跟小黄又去了这家店,吃着吃着发现他们家的员阿祖玛(韩语:大婶换成了一个阿嗄西(韩语:姑娘,长得挺水灵的。小黄打趣说这小姑娘真好看,要是跟了我,少活十年我都愿意。

    我一听就说:“靠!能有点儿出息吗?她要是跟了我,当牛作马我都愿意!”小黄回了句:“靠!”这时我发现那个阿嗄西脸虽然看着窗外,却用牙用力咬着下嘴唇,一副想笑却又憋住笑的样子。

    难道她能听得懂我俩的谈话?我不由得一惊。再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她是在看窗外一群打闹的孩子。嗬!虚惊一场,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说来也奇怪,后来每次去这家店总感觉她好像在偷偷打量我,再转身看时,她的目光却飘向了别处。

    半年以后,小黄调到别的会社了,会社只剩下我自己。正所谓孤独寂寞冷,屋漏又逢连阴雨,在那次我把钱邮回家后,没几天会社就因为不景气宣布放长假。这意味着,我要用仅剩的五万韩币(合三百来块来度过接下来的天。接下来的日子就艰苦了,我每天上午睡觉,睡到下午一点再去那家面馆吃一碗炸酱面,等面的时候肚子咕咕响,面上来后就狼吞虎咽,连碗底的酱都用热水冲了喝掉。后来甚至连那个阿嗄西都看出门道了,每次吃完面她都给我端来一壶热水。

    有一天,我又去店里吃面,店里就阿嗄西自己。我点了一碗炸酱面后足足等了分钟后才端上来。我本来饿得不行,一看面却呆住了,这哪是我要的炸酱面啊,这是满满一大碗打卤面,上面还有不少虾和鱿鱼。完了,这得多少钱啊?肯定是我韩国话发音不标准,让她听错了。

    我摸了摸裤兜里的五千块,心说这点钱也不够啊!“饿尔吗哟?”(多少钱我自己都听得出在颤抖。“还是老价钱,三千!”啊?!她说得居然是地道的话,而且我听得出来,这是离我家几十公里外的正宗的荣成口音。

    “啊?你不是韩国人啊?咱们是老乡啊?!”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我时候说我是韩国人啦?都是你们自己以为的啊!”她露出一副得阴谋得逞后的俏皮笑容。语言上交流没了障碍,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从交谈中得知,她叫珊珊,从荣成来投靠她姨妈,来韩国三年,现在已经加入了韩国国籍。珊珊了情况后,立马豪爽的借了二十万韩币给我,让我大喜过望。

    我终于结束了一天只敢吃一碗面的窘境了。我已经有十天没抽烟了,肚子也瘦了一大圈呢!没多久,会社又开工了,我领了上个月的工资,会社还补发了我这些天的伙食费,我终于又有钱了。

    我先找到珊珊还了她的钱,做为感谢,我还请她去餐馆吃了顿饺子。珊珊在这儿没朋友,我在这儿也是孤苦零丁,于是乎,我俩越走越近,我们曾经一起去爬过南山,淌过西海,在公园的巨石上同其他人一起留下了思乡诗,在草地上一起追赶过蝴蝶,在马路边一起逗韩国。。。。

    两颗孤独的心碰在了一起溅出了爱的火花,日子过得飞快又浪漫,有一次,我俩在一起分别谈起了小时候的事,我说起了那个算命的瞎子说我未来的对象在我家东边,那个瞎子不我家面朝,所以信口胡说被我妈赶了出去,说完我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我突然停了下来,眼前珊姗不就是住在我家东面的韩国吗?那个算命的并没有说错啊!

    我兴奋的一下跳了起来,人的命,天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上前一把握住珊珊的手激动的说,珊珊,做我媳妇吧!珊珊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抽出了手,嘴唇无声张合了几下,眼圈竟然红了。

    我不由得慌了,她这是呢害怕呢?恰巧这时珊珊等的公交车来了,于是珊珊揉了揉眼就上了车,上车后还笑着冲我招了招手。晚上我给珊珊打,没人接。

    第二天早上我再打,还是没人接,发生了事?我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这一天上班仿佛没了灵魂,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匆匆忙忙的向面馆跑去,开门一问,老板说珊珊辞职了。我一听手都抖了起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的涌上心头。果然从此以后珊珊仿佛人间蒸发了,再也不见了踪迹。我又开始了以前那种行尸走肉般的。我刻意避免去以前和珊珊一起去过的场景,因为睹物思人,我会落泪。慢慢的,研修日期倒计时了,我离归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有一天我走到一家服装店,看到厨窗里有一件粉色的女上衣,珊珊以前每次走到这儿,都会多看几眼,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她喜欢这件衣服。

    我也曾经有过想帮她买这件衣服的打算,就一个人去了那间店。一打听,三十万韩币,太贵了!买不起。

    还有一天就回国了,于是我想把这件衣服买下来送给珊珊,也算是对过去这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做一个了断吧。我去了那家面馆,去后厨找到了珊珊曾经穿过的工作服,我韩语只会说不多几句,跟面馆老板比划半天他也没明白,一着急我拿着这件工作服跑了。

    我到了那间服装店,比划了半天,这回儿服装店的员们算是看懂了,她找来了一个和工作服一样的粉上衣,还找了个体型跟珊珊差不多的女员换上,我看了这衣服确实是很漂亮。满意的点了点头,掏钱走人。

    当我把工作服和粉上装一并交给了老板,老板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冲我挑起大拇指说了句“~”!看他那劲儿,我还真担心他把那件衣服给私吞了。

    其实面店老板并没有私吞衣服,晚上我就接来了珊珊的,我忍住抨抨跳的心脏屏住呼吸听她讲。她先谢谢了我送她衣服,然后说太贵了让我退回去。

    我伤心的问,我明天就回国了,你就只跟我说这个吗?珊珊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又开口了;“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来韩国并不是投靠我姨的,而是因为办了跟韩国人结婚才来的。那个~~虽然他年岁很大,但对我也挺好,那个~~我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人,不能再自私的占据你的爱了。

    对不起。。。。”“哎!”我正想说点,那头“滴滴”的已经挂掉了,泪水无声流下。第二天,我在银川码头蹬上了船,等船启动后,我站在甲板上,看着这个让我刻骨难忘的,离我越来越远。

    这时我发现码头上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有个穿着粉色上衣的女人竟有些像珊珊,可是任我极目远眺还是看不清楚。这时我看到同行的旅游团里,有个人脖子上挂了一个望远镜。我就向他请求说能不能借他的望远镜用用。

    他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我拿过望远镜向岸上看去,那个粉上衣还真的是珊珊,此刻她正一脸悲伤的翘首向我们这艘船望去,腮上挂着泪水,其实我,她是根本看不到。

    直到珊珊慢慢得变成了一个小粉点,我才无力的一下瘫坐在甲板上,任泪横流,手随便一放,“叭”的一声脆响,望远镜摔碎了!罗里罗嗦写这么多,我就是想大家,望远镜的主人让我赔他块,启航者牌一倍望远镜,这个牌子的望远镜究竟值不值这个价钱呢?转

关键字:网上张景元算命准,算命师魏宸算得准不准,算命算得准不准,算命算男女准不准,算命下午去算准不准,算命的算过去准未来不准,项城算命算得准不准,算命算过去准,以后不准







上一篇:算命大全十二

下一篇:算命先生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