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算命先生到我家

发布时间:2019-01-28 08:55:31


    年月日,他生于天津,

    这个家族声势显赫,人才辈出,

    一度出现过两次五子登科,

    曾祖杨殿邦曾官至漕运总督。

    直到上世纪年代,

    在北平、天津一带,只要一提起,

    安徽泗州的杨家,晚清遗老遗少、

    民政要人都会连声称道、肃然起敬。




    父亲杨毓璋是天津行长,

    与袁世凯交往甚密,风光无限。

    而他作为独子,备受宠爱,

    从小就锦衣玉食,奢靡,

    穿的还是袁世凯赠送的,

    象征王公身份的清廷黄马褂。




    可他妈妈在生他之前曾做过一个梦:

    梦见一只老虎跳进她的肚子。

    算命先生说:这既是吉兆又是凶兆,

    这个男孩将孤单地长大,没有兄弟,

    他父亲的健康也会因他的诞生,

    而受到,但是,

    他在历经不幸和危险之后,

    最终会取得事业的成。


    没想到,

    这个算命先生的预言居然应验了!


    他确实是家中的独子,

    父亲也在他岁那年去世了,

    但是父亲留下一大笔丰厚家产,

    他的身边仍是围绕着一大堆仆人,

    在温柔富贵乡里无忧无虑地长大,

    他连幼儿园和小学都没上过,

    先生都是直接请到家里来教的。


    难能可贵的是,

    这个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小少爷,

    偏偏理想高于天,才智超于人。

    大家都惯他,可他没被惯坏,

    他有的是钱,可以挥金如土,

    却把钱全用来买书。

    他酷爱读史,精通国学,

    小小年纪就熟练掌握,

    看国内的不过瘾,

    还直接从国外订购原版书看。




    他天资实在非凡,才岁时,

    先生就表示已没本领再教他。

    母亲这才将他送进一所教会。

    年,岁的他,

    又以优异成绩考入学府牛津大学,

    当时,牛津每年仅收一位亚裔学生,

    入学考试极难,可他只用五个月时间,

    就学会希腊文和拉丁文,成通过考试,

    都不敢相信,认为一定是侥幸,

    坚持让他推迟一年入学。

    被如此误会,他却很想得开,

    便利用这一年时间游遍欧洲,

    见识了各种场所,

    喝遍了各种各样的小酒馆,

    阅读了大量书籍,不亦快哉。



    更难能可贵的是,

    这个不识人间疾苦的小少爷,

    偏偏碧血丹心,一腔爱国情。

    回到牛津后,正值战争爆发,


    他无心读书而是把大部分时间,

    都用于,

    在组织各种爱国主义活动,

    号召大家募捐,支援国内抗战,

    他还将这个多人的组织,

    发展到了多人,

    钱钟书、杨绛等皆是其成员。




    在牛津校园里不务正业的他,

    才华却是在牛津出了名的好。

    出于好玩,才岁的他曾一口气,

    就把《离骚》按照英国世纪的,

    英雄双行体的格式翻译了出来,

    让英国吃一惊。

    至今,这首译诗还被作为经典,

    屹立在欧洲各大学的图书馆书架上。




    在牛津,他还遇到了此生挚爱,

    一个叫戴乃迭的英国女子,

    突然闯进了他的生命里。

    他是牛津的学生会,

    而戴乃迭是学生会的秘书,两人因此相识。

    乃迭和颇有渊源,父母是传教士,

    而她出生在北京,七岁才回到英国,

    对有着深厚的感情。



    戴乃迭

    戴乃迭在牛津第一次见到他时,

    只觉得他举止斯文,彬彬有礼,

    再深入接触以后,

    才发现这个男人很不简单,

    虽贪玩调皮但知识渊博,绝顶聪明,

    崇尚,喜欢书画,爱喝酒吟诗,

    但最打动她的却是他对自己祖国的热爱。




    她就这样因此爱上了他,

    因为爱他,她干脆改学中文,

    成为牛津大学攻读中文学位的第一人。

    他也爱上了这个女孩,

    除了为她惊人的美丽所吸引外,

    还有她那颗质朴的心。

    她清新脱俗,丝毫没有英国,

    上流社会女孩常有的虚荣与势利。

    那个年代,异国恋还很罕见,

    走到哪都得受尽人们的指指点点,

    可他们还是牵起了彼此的手,

    没想到一牵,就是一辈子……


    年,他拿到英硕士学位,

    可他再也不是当年的阔少爷了。

    他在国内的丰厚家产,

    被两个叔叔投机生意亏空,

    仆人散尽,房产田地卖得罄尽。

    那时哈佛大学愿意高薪聘请他担任助教,

    如果他留在美国,就能继续过好日子,

    可他却毅然决定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

    他说:“我是人,

    理应和祖国一道受难。”

    戴乃迭后也想跟他一起走,

    而他明确地告诉她:

    “我们不是一块到美国去,

    而是到内地。

    我是预备回去受苦的,你受不受得了?”

    她坚定地表示:无论有多么难,

    你到哪,我就跟到哪儿。

    可他们的爱情却遭到,

    乃迭母亲的极力反对,

    乃迭母亲在了几年,

    深知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多大,

    更何况当时的烽烟滚滚,

    乃迭母亲勃然大怒,残忍地警告她:

    如果你嫁给一个人,

    这一辈子一定没有好下场。

    你们的孩子会的!




    可真正爱一个人,

    就会爱他的一切,

    爱到不在乎未来。

    她不顾家人反对心甘情愿地跟着他,

    从英国出发,四处辗转到达重庆。

    没想到母亲一看到他带回个,

    金发碧眼的英国女孩就大病一场,

    亲戚朋友也都无法接受。

    但热恋已成痴,他们彼此不悔不改,

    年月日,

    两人穿着美丽的唐装迈向婚姻殿堂,

    婚礼简单朴素,两位证婚人却大有来头,

    一位是当时中央大学的校长罗家伦,

    另一位是南开大学的校长张伯苓。

    在人们热烈的祝福声中,

    终于她成了他的新娘,他成了她的新郎。




    为了生计,婚后他不得不带着她,

    在西南各地奔波教书,极其艰苦,

    每天住茅屋、点油灯、汲井水。

    他觉得自己亏待了她:

    这个英国姑娘本来应该过着,

    摇篮曲里所说的那些日子:

    坐在垫子上做针线,

    吃草莓,吃糖,喝牛奶。

    可乃迭却用近乎童话般纯洁的心,

    死心塌地地追随他,她说:

    “我本来就是来爱你的,不是来享受的。”

    物质匮乏,战乱流离,

    两人的感情却愈加深厚。

    她为他,学会了中文,

    会写一手正楷小字,

    还能用文言文写小。

    他为她,平时里尽量只讲,

    她总是笑着抱怨:

    “因为你,我中文总是学不好。”




    戴乃迭怀抱孩子与杨宪益家人的全家福


    年新成立了,

    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日子,

    他们的才开始变得安稳。

    当时重庆国立编译馆的,

    负责人梁实秋正犯愁,

    过去都是名著翻译到来,

    但文学作品却鲜少翻译成,

    这让西方对文化极度的陌生。

    梁实秋下定决心要找到,

    把名著翻译成的学者,

    而杨宪益就是人选。


    于是在梁实秋的主导下,

    他翻译了《资治通鉴》,

    从此彻底打开了他翻译的大门,

    一发不可收拾。




    他和乃迭一起进入外文局工作,

    在外文局,他和乃迭的译稿速度之快,

    质量之高是有名的。

    译书的时候,常常是他手捧一册书,

    一边看一边就直接口译。

    乃迭则坐在桌前敲字如飞。

    等翻译完毕,两人再一同看稿,

    斟酌其中的不妥之处。

    在乃迭的帮助下,

    他完美完成了一部部作品。

    他是向世界《离骚》的第一人。

    也是把《史记》推向西方的第一人;

    他翻译的《鲁迅选集》,

    是外国高校教学研究通常采用的蓝本;

    他和乃迭翻译的三卷本《红楼梦》,

    与英国两位汉学家合译的,

    五卷本(译名《记》一并,

    成为西方世界最认可的《红楼梦》译本,

    至今无人超越……

    他还翻译了《长生殿》、

    《牡丹亭》、《宋元话本选》等经典作品。

    可以说,他翻译了整个,

    直至今日,成千上万学习中文的,

    外国学生依然得依赖他的著作。

    而他的每一部译著,在他的后面,

    一定跟着她的——戴乃迭。



    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鲁迅。



    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

    从先秦散文到当代作品,

    他和乃迭联袂翻译了近千万字,

    在新初期他们过的,

    幸福而又,硕果累累,

    夫妇二人几乎翻遍了经典文学作品,

    那些看上去简直无法翻译的著作,

    却在他和乃迭的努力下,

    充满趣味地走进了西方人的心中。



    然而岁月绵长,的苦水,

    竟越来越汹涌,要把他和她淹没。

    乃迭把一生都奉献给了,

    在她挚爱的丈夫和翻译事业。

    在来到的多年里,

    她仅回过一次英国看望母亲。

    她对金钱毫不在意,抗美援朝时期,

    她还配合丈夫凑足了万多元,

    捐款为买飞机。

    而她在,却常常因为,

    自己的外国身份而遭受无端的猜疑。

    解放前,工作单位怀疑她,

    是国际的代表而解聘了她;

    解放后,又多次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儿子与女儿

    然而如此美丽的爱情,

    还是没能打动那个冷酷的时代,

    他们的爱子才华横溢,

    却被污蔑成英国特务,

    受到周围人的嘲笑和批斗,

    导致精神,医治多年都没有好转,

    竟在发病时浇汽油而亡,

    年仅三十八岁……

    谁能想到,当年戴乃迭母亲,

    撂下的气话,竟一语成谶。





    老来丧子,不甚其哀,

    儿子这件事,对乃迭打击非常大,

    她无法想象,在一个,

    会发生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情,

    从此戴乃迭的身体每况愈下。

    悲痛欲绝的两人常常在家对饮,

    酒酣后就唱年轻时喜爱的歌曲,

    唱着唱着,他哽咽了:

    “我真想我们的儿子……”

    她那地中海般湛蓝的眼睛,

    也瞬间溢满了泪水,

    可她仍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她说:

    “母亲的预言有的变成了悲惨现实。

    但我从不后悔嫁给了一个人,

    也不后悔在度过一生。”



    遭受如此大的不公与磨难,

    可他们还对那样的时代如此宽容。

    他们说:那是一场闹剧,不值得再提。

    晚年时,他们还一起,

    把精心收藏的珍贵明清字画,

    全部无偿捐献给故宫等处,

    几十年间翻译出版的百十种著作,

    也大多做了捐献。




    而他们自己的,却简朴到了极点,

    他们在外文局简陋的宿舍楼里住了年。

    自从儿子离世后,

    乃迭这一病就是年,

    后来又得了老年痴呆症,

    这年的时间里他寸步不离地陪伴,

    多岁的他细心地照顾她,

    吃饭时给她围上餐巾,

    连哄带劝的一口口喂她。

    乃迭这一辈子,也没有学会做家务。

    他的母亲曾对人抱怨:

    “我这个儿媳妇都好,

    就是太不能干家务了。”

    结婚几十年,

    洗衣做饭这些事都是他在做。

    尽管如此,

    他却还是老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乃迭。

    他说:鲜花搬进屋子里是让我来养的,

    女人娶进家门是让我来爱的。

    她爱了他一辈子,

    他也宠了她一辈子。




    由于疾病,当朋友来看乃迭时,

    乃迭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

    但她总是微笑着,目光纯净,犹如婴孩。

    大部分事情她都已遗忘了,

    不过有些事情,她依然能明白记得:

    比如自己从年轻时就爱恋的男人,

    至今依然爱着自己。

    可丈夫深情的宠爱,

    还是没能留住她那微弱的生命。

    年月日,

    她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眷恋地闭上了眼睛,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戴乃迭生前和杨宪益的一张合影

    他曾时常念叨:

    “乃迭,是我一生中的朋友。”

    对他而已,乃迭是朋友,是知己,

    是爱人,更是灵魂伴侣。

    悲痛欲绝的他,在皓月下举杯,

    为亡妻写下一首诗: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

    结发糟糠贫贱惯,陷身囹圄死生轻。

    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归我负卿。

    天若有情天亦老,从来银汉隔双星。


    乃迭先走一步后,

    他的时间仿佛也随之凝固,

    他停止了所有的翻译工作,

    他的生命仿佛和她一起离去了。

    面对所有的邀约,

    他说:“她不在,我不出现。”

    他的神情总是那么淡泊,那么平静,

    像是看穿了周遭的百年事态。


    他的,简单到几乎没有变化,

    他常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就是这么坐着,打发一个下午。

    他抽的烟卷,

    钟爱的酒已经被医生,

    他鄙夷电视的无聊,

    而他的眼睛,也渐渐不能读书了……

    杨宪益家中摆放的他与夫人的合影

    他是“性情中人”,一生不喝茶,

    不喝咖啡,不喝饮料,

    但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

    他最喜欢陶渊明的一句诗: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这也是他对自己一生遭际的委婉解读吧!


    有记者去采访他,问他是不是觉得,

    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

    他点点头:是。

    记者接着又问:

    你这样想,是因为夫人不在了吗?

    他还是淡定地回答:

    记者又问了一句:

    “如果她还在你身边的话,你会怎么想?”

    这一次他的有些颤抖了,

    片刻停顿后,满怀深情的说:

    “那我会愿意再活岁!”




    鱼习惯水,而我习惯爱你,

    只有你,会让我在这寒冷的世界里,

    想起光辉,希望,醉人的美好

    曾经,郁达夫的侄女,

    画家郁风专为戴乃迭画了一幅画,

    画像上方留有两行小字:

    “金头发变银白了,

    可的心是不会变的。”

    两颗般的心,

    相知相爱,相伴相随,

    造就了一段如般的美丽情缘。

    年月日,

    传奇天才,译界泰斗杨宪益辞世,

    享年岁。





    “从来银汉隔双星”,

    那银河或许能隔住他们的肉体,

    却隔不开他们彼此相爱的灵魂,

    更隔不开那无尽缱绻的思念,

    现在他们相约一起回家了!

关键字:梦见算命先生到我家,先生卒不幸教寡人邪,一爱成劫,蘟先生很危险,傅先生偏偏喜欢你,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钻石婚宠独占神秘妻,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危险先生







上一篇:网上算命街

下一篇:古代算命书籍